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é?ó°

é?ó°

现代的都市如同钢筋水泥丛林将人类团团围绕,终日奔走于一个个了无生气
的建筑,在惨白的灯光和人工冷气中繁忙的劳作,很多人患上了程度不一的抑郁
症。我和很多人一样,厌恶了在大工业时代流水线上工作,终于有一天选择了辞
职。自那以后我开了一间小小的工作室,摄影曾经是我的兴趣,现在是我职业。
只是我没想到这份职业竟然如此多姿多彩……

大概9 点钟,我打开房门,就算是开门营业了。辞职后我用积蓄在市中心的
写字楼购买了一套商用房,现在是我的工作室,晚上关门打个地铺就是卧室。19
楼的楼高让我心情舒畅,但顾客也就了了无几,纯粹靠口碑做市场混日子。人生
在世,钱够用就行了。今天看来又是舒适的一天啊!我伸了个懒腰。

“叮咚”电梯间响了一下。大概是去对面瑜伽会所的周姐吧?她们的生意似
乎也在走下坡路样的?我摇摇头,转身回房。“噔噔噔”高跟鞋脚步声确实往对
面去了。

我平时没事就上网,其实选择这个职业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足够宅,如果不顾
忌赚钱的压力甚至可以宅到死!

玩了会网游,看了会新闻,追了会小说,更新下微博,再PS几张美图准备投
稿,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回头瞅了眼角落标着“灯箱”实际是食品储藏箱的
纸盒,断炊了,今天无论如何该出门觅食了。就在我打算起身出门的时候,对面
瑜伽会所的女老板周姐走进来了。

周姐是一位身材高挑,体态丰韵的都市美女,虽然年龄比我大个几岁,但熟
女的诱惑可是不小,身上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又因为常年练瑜伽的原
因,身体柔韧性很好,走起路来简直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她比我还早来这栋写
字楼,不过她是租的房。这点我比她强,不必每个月交租。她的瑜伽会所也曾经
在本地红火过一段时间,不过随着竞争越来越激烈,几位优秀的教练都被挖走了,
现在就剩下她和她妹妹两个专职教练。她们两位自己练得不错,不过教别人练的
水平还有点欠火候。现在瑜伽会所的生意已经慢慢萎缩了。如果不是她们两位自
己练得体形N 棒,还能鼓舞下爱美无极限的白领小妹妹们,只怕早就关门歇业了。

“小曾,你还在啊?”周姐一身OL装束缓步走进来打了个招呼。自从有次无
意中透露了我的年龄后,周姐一直管我叫小曾。

不过这话说得,什么叫还在啊?我满脑门子黑线。

周姐估计也反应过来了,“对不起,周姐说错话了,你别计较。”

“没事没事,美女上门我请都请不到呢,您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虽然心里不痛快,不过我还是很热情的起身招待,毕竟对门对户的,不必太讲究
了。

周姐拢了下裙摆,端庄的坐在我给客户准备的沙发椅上。“小曾,我想麻烦
你帮我拍一组写真。”

喔,今天是送生意上门啊!“可以可以,周姐你放心,我办事周姐你放心,
你说拍什么风格就能拍出什么风格,你要拍什么效果就能拍出什么效果!”

周姐笑了下,果然是美熟女啊!“我是想让你帮我拍一组写真做户外广告”

“这样啊,广告案子我没接过,如果周姐你相信我,我们慢慢来,一边拍一
边琢磨,总要让你满意”我估计这个单只怕没戏了,没人会请没经验的人拍广告。

“那就好!”出乎意料之外,周姐居然显得很高兴。

“呃,周姐”杀熟这种没觉悟的事情我是不做的,何况还是美熟女,太煞风
景了“一般来说拍广告题材的要求跟写真有点区别,专业人士拍摄可能效果更好。”

周姐定定的看了我一阵子,“小曾,谢谢你!不过这个广告我还是想请你拍。”
说到这,周姐居然脸红了一下,“我们瑜伽会所的广告除了拍一点环境外,还需
要拍人,也就是我。拍摄时需要穿紧身瑜伽服,那个,面对熟人可能我会自然些
……”脸居然越来越红,太可爱了!

也就是说,已经32的周姐居然还纯得不敢穿着瑜伽服在陌生男性面前展露自
己的身姿?!周姐,你在这个盛行一夜情的都市也太极品了吧!如果不是年龄大
了点,真想把你拉回去做老婆啊!嗯,除了年龄啥都超好啊!

“周姐,你放心交给我吧!”我好不容易才忍住惊讶的表情。

周姐这时也恢复过来,“那么今晚7 点到我会所来拍摄,我已经将课程做了
调整了。小妹也在,麻烦你也帮小妹拍几张普通的写真。”

嗯,这才是都市女性的应有智慧嘛,今晚穿着诱惑的未婚单身女性和未婚单
身男性……叫上小妹也有多个耳目,增加点安全系数,顺便绵里藏针提醒男性不
要用下半身考虑问题。

我笑着答应了。

===================================================

晚上7 点,我带着器材来到周姐的瑜伽会所。

接待区,等候区,瑜伽场地……设施设备部分只要注意灯光,适当结合全景
与特写镜头,这个部分还是比较容易拍的。

现在要轮到周姐上场了,不过小妹一直没回来,周姐有点尴尬,我装作没看
见,继续拍设施。

“爱情三十六计……”周姐的手机突然响起,“你好……你个死丫头快点回
来!……不能推掉吗?……好的,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周姐有点尴尬的对我说,“小妹被同学拉住唱KTV ,会晚点回来。”

我稍微动动脑筋就知道周姐的意思,“喔,没关系,等小妹回来再拍吧!或
者不急的话明天再拍。”

周姐也觉得左右为难,若答应我就等于在说她对我有戒心,最后皱皱眉头下
定决心“还是今天拍吧,明晚有课,不好再调了。”她指了指门,“小曾你帮我
把门和窗帘都拉上,我去换衣服。”

我一边关门拉窗帘一边在臆想周姐的身材究竟是什么样子,手里的动作都有
点走形。小妹不在,不说其他,至少可以随意看,今晚有眼福了,嘿嘿!

“小曾,都关好了吗?”周姐在更衣室问我。

“好了”我选择了一个最佳观赏距离,用相机挡住我的色眼,随时准备拍摄
美人的身姿。

周姐有点拘束的缓步走了进来。

“喔~ ”我虽然尽量不显得轻浮,但仍然忍不住赞叹了一下。这个女人真的
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啊!

平时只看到她的职业装就觉得身材一级棒了,今晚居然穿着极为紧身的练功
服展露出真相!周姐把头发用粉红色的发圈一把束在脑后,身上穿着类似高叉泳
衣的瑜伽服,超细密的高弹尼龙丝将她34D 的凶器紧紧的勾勒出来,细腻的腰肢
在行走时展露不堪一握的风情,下身一条纯白的连袜裤把两条圆润有力的美腿裹
得严严实实,挺翘的圆臀随着步伐一摇一晃。靠!明明就是性感的芭蕾练功服嘛!
老天,这时的周姐就是诱惑的代名词啊!问我动心没?我是动动动动动啊!难怪
她显得这么不干脆!

周姐这时也发现了我的异样,脸色有点红润,又有点气恼,“小曾,我们要
开始拍摄了吗?”

“是是是,要拍摄了”这等美人不拍到家中私藏要天打雷劈的!

周姐走到瑜伽毯上做了几个动作,不过我这种外行都觉得动作走形了。虽然
快门在不断咔嚓,但目的是拍美女而非拍广告。周姐大概也有点感觉,干脆放弃
不做动作了。“小曾,要不明天再拍吧?”

明天?明天小妹就来了,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欣赏了!

“周姐,你这身打扮很美啊!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感觉你动作不够自然,
不找到原因,明天拍也会效果不好的。”

周姐有点沮丧的说“我知道,就是这个服装!”她坐在地上说,“平时上课
我都不是穿这种服装的,只是现在会所的生意不太好,想吸引新婚不久的家庭主
妇们过来练瑜伽,我想穿得诱惑点或许男人们会想自己的妻子能练出这样的身材。
不过我还是不习惯这样面对镜头啊”

大姐,你是不习惯面对一个并不亲密的男人好吧?不过这个广告想法倒是很
天才,至少如果是我,就肯定有这种愿望啦!这种身材的美女怎能不收入私房呢?
嘎嘎!

“周姐,看来还是一个习惯问题,要不等你习惯了我们再拍?”要习惯可得
练习多次哟!可以再看好多次哟!

“我面对男人就不习惯”周姐有点自暴自弃的说出有点伤人的话,虽然对这
位诱惑力MAX 的美熟女来说男人确实很可怕。

“呵呵”我装傻。

周姐突然定定的看着我,看得我有点毛毛的,不是花花心思被看出来了吧?

“我可以信任你吗?小曾”

“当然,当然”

周姐说:“自从你搬来已经三年,我从没见到你有不清不楚的朋友”(啥叫
不清不楚?混社会的咱不敢招惹好吧?)“也没见到你不三不四的女人回家”
(有色心没色胆好吧?)“家里也很整洁”(那是店里,不整洁没客人)“生活
也很规律”(主要是宅)

“你应该是个好人”周姐最后总结到。嗯,又一张好人卡,虽然来源性质有
点不一样。

“我这边有个会员姐妹曾经给我一盒印度香,有安神定性的作用。我点一只,
今晚咱们继续拍”周姐说。

“好的”我点点头。

周姐燃气印度香,一种充满神秘感的气味立刻填满我的鼻腔,她又开了一段
背景音乐,整个房间的氛围显得有点异域风情,有点陌生,有点诱惑……

在这样的气氛下,周姐的四肢越来越放松,瑜伽动作越来越流畅有型,一些
高难度的柔体动作都在不经意间一步到位做出来了。

我拿着相机平拍、俯拍、仰拍,围绕着如同精灵般舞动的周姐在每个角度,
每个焦段拍下无数的片子,尽力抓住美丽的瞬间。无关色相,纯为美丽所折服。

当然,顺便也满足一下我作为男人的性趣,那丰胸,那圆臀,那美腿,那细
腰,以及那越来越充满诱惑风情的面庞,谋杀了我无数底片!

在思绪突然调频到性趣台时,我赫然发现自己的心跳有加速的迹象,上面的
脸部有点发热,下面的小龙隐隐有点抬头。周姐的动作越来越放松,松到走形,
现在根本不像在做瑜伽,更像是思春的母猫在排斥内心的烦躁。

这是怎么回事?我一把跌倒在地。

周姐的神情仿佛也在犹豫,看了我一眼,低头,又看我一眼,眼光中的水色
越来越重。

她最后抬头用如丝的媚眼凝视着我,就从瑜伽毯上这么爬行过来,被紧身瑜
伽服包裹的身体如同蛇一样扭动,充满异样的美感。

“小曾,不可以告诉小妹啊”周姐的面容几乎就贴着我的脸,轻轻的说。

“喔,好”我的头脑也有点木木的,顺口答到。

周姐魅惑的一笑,吻住我的唇,灵活的丁香舌顶开我的牙关,勾动我的躁动。
这一下顿时天雷动地火,我一把抱住周姐丰润的身体狠狠的压倒在地,狂躁的撕
扯着她的瑜伽服。不过十分奇怪的是,那练功服看着轻薄无比,偏偏怎么也撕不
破,急切之间也无法脱下。我急的喉间低吼连连。

周姐媚眼细眯,心中不定怎么笑我这个初哥,双手做了一个很奇怪的动作,
轻柔却有力的将我反过来翻到在地。一边随我捏拿她的身体,一边脱下我一件件
衣服。当我十分配合的脱下内裤后,小小曾猛然弹起来,打到周姐的脸上。周姐
媚笑一下,给我一个“你等着”的眼神,把我的小小曾深深的吞进喉间。那一瞬
间的刺激几乎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差一点就没守住精关,这就是传说中的口交
吗?

柔润的红唇环住玉杵,滑腻的唾液滋润我的凶器,周姐轻轻晃动头部,沿着
小小曾上下滑动,偶尔会有洁白的玉齿挂到敏感的肉棒,那一瞬的刺激撩拨我的
心弦。

“喔……周姐……嘶……”我都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这是什么?周姐尽然轻轻的在啃咬我的大棒子!轻轻的,如鱼一般灵活的舌
瓣舔抵着马眼,一下一下,贝齿轻轻的一咬一咬……天啊!我还是初哥啊!

在我脸色越来越红,越来越难以忍受的时候,周姐突然又抬起头来,小小曾
享受了一番美人服侍后,赫然发现自己孤独的矗立着。

“周姐,你……我……”我仿佛被抢走了心爱玩具的小孩,都不知道该怎么
说出自己的感觉。

“小曾,慢慢来”周姐吻吻我的唇,轻轻拍了下小小曾,再次低头,用唇、
舌、喉、齿不断轮番袭击小小曾,吻、啃、咬、舔、抵、旋各种我从未见过的口
技层出不穷。小小曾的腰杆越来越硬,我心中的激流越来越激荡,终于,我忍不
住坐起来,抱住周姐的头,死命的上下运动,狠狠的刺入周姐喉间的软管,蓬勃
喷发出白腻的精浆。

那几乎可以致命的喷发持续了10多秒,周姐被我双手抱头按在胯部,我们两
人以这种奇怪的姿势保持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周姐受不了憋气,死命拧了我一
把。

“呼……呼呼……”周姐好不容易才把呼吸调整过来,看向我的眼光充满不
忿。这可是我的第一次啊,就献给了周姐的唇舌。

不待我有任何表示,周姐带点气恼,一把握住还未疲软的小小曾,右手一紧
一松上下套弄,左手轻轻搔弄子孙袋,充满水汽的媚眼不断挑逗着我的眼神,粉
色紧身衣包裹得鼓鼓囊囊的丰胸就在我眼前一挺一挺,我的喉头干咽了几次,小
小曾又站起来了!

“小子,你要小心点喔!我可要报仇了!”周姐在我耳边轻轻说到。

她把紧身衣的下档拨开一边,不知用什么方式,把我刚才死活没有撕烂的连
袜裤拉开一道口子,正好对着她的玉户。真的是玉户啊!居然是天生白虎!扶着
我的小小曾,慢慢坐下来。我的眉头不由自主的往上抬,直到她坐到底后,我们
共同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周姐……”

“我要报仇了喔!”周姐把我的上身按到在地,轻轻摇动她的圆臀,肢体连
接的摩擦让我激动得无话可说,细密高弹尼龙丝的包裹使得周姐的身躯充满无穷
诱惑,与皮肤接触时的静电刺激得我又有点忍不住了。

以前看AV就知道有人喜欢丝袜,我从没觉得穿衣服的美女哪里比脱光了的美
女好,可是现在仍然一身紧身练功服的周姐完美的诠释了什么是丝的诱惑!

周姐俯下身子,和我紧密的拥吻在一起,用她的酥胸在我的胸膛上画圈圈,
紧身衣的约束下那种丰润的感觉极为强烈,尼龙丝的摩擦带来深入灵魂的颤抖。

可是当我想要环抱住这个美丽的精灵时,她有坐直了身体,把玉杵完全的吞
入腔内。

我颇为失望的看着她,周姐善解人意的拉起我的手去揉弄她34D 的凶器。紧
束的坚实,乳肉的滑腻,尼龙的丝滑,再加上下体强烈的摩擦和刺激,我又将走
向激动的巅峰。

可能是发现我的异样,周姐的细腰加快了速度,扭臀的频率越来越高,现在
还开始将她的玉臀一提一放……老天,绕了我吧!

我实在忍不住了,右手穿过她的腋下,一把将她拉入怀中,紧紧的抱住周姐
的娇躯,左手狠狠的捏住白裤袜包裹的美腿,腰胯用力向上抬,一下,两下……

周姐趁势俯下身子,和我紧紧贴合在一起,伸出舌尖舔抵我的耳孔,圆润的
玉臀伴随我的频率上起下落,一下,两下……

“小曾……哈……你,你很强啊……”周姐气喘吁吁的说。

太诱人了!我还是初哥呢!怎么能这样诱惑我?

“啊……”我大叫一声,迸发开来!

几乎就在喷发的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文人墨客所说的濒死体验,头脑中一
片空白,把所有的情感一股脑喷发出去,直到紧密肉道的尽头。

等我回过神来,我和周姐还维持着这样一种水乳交融的姿态。我第一次感觉
到小小曾拥有这无穷的潜力!

不过我大腿上丝滑的感觉,那是,那是周姐的丝袜美腿的轻轻摩擦我的粗皮
糙肉!难道传说中的三十如狼,竟是真的?不过我二十七八的小伙子火力壮,小
小曾不怕一切挑衅者!

低吼一声将周姐翻到,压在身下,学着AV里的前后抽送动起来。

“周姐,我爱死你了!”

周姐极为配合的高举丝袜美腿,弹性颇佳线条优美的小腿紧紧夹在我的头部
两边,玉户因为这个动作显得更加紧致,小小曾的前行又增加了许多困难。

粉色的练功夫,白腻的丝袜美腿,诱惑的玉容,周姐就这么放松的躺在哦的
身下。我的玉杵还在她的腔内进进出出,太刺激了!

“来,这里”周姐拉过我的右手,按在胸乳上,轻轻揉动。

我一手环抱住白色裤袜包裹的美腿,一手远远伸出揉捏蓬勃滑腻的玉乳,像
打桩机一样毫无任何技巧的轰击身下的女体。

开始周姐还能引导我去探索性爱的快乐,后来也开始忍不住发出呻吟,如同
藕丝一般细而不断。早已春情饱满的面容更加水润红腻,慵懒的眼神已经开始有
失神的迹象。

我用脸庞摩擦着细腻的小腿,唇舌舔抵着顺滑的丝袜美腿,喉间低吼,腰部
发力,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

此时周姐已经有走神的迹象了,那个性爱路途上的导师已经堕入欢愉的深渊。

“周姐,我又要来了!”

周姐一手按住我正揉捏玉乳的大手,一手抚摸自己另一座山峰,她也已经无
法说出完整的句子,“哈……啊啊……”

那紧密的肉道内突然冲出一股热流,周姐腰肢一挺,头往后死命一仰,整个
人像被电击一般一抖,口中发出一声无法压抑的低吟,“啊…………”

这就是传说中的高潮吧?刚想到这,小小曾好像也闯入了一片嫩肉中,那种
致命的舒适感让我也不禁马上射出了一股又一股精华……



当我们清醒过来后,首先快速的清理了现场,无论我还是她都怕被小妹看出
什么来。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会那样都是那只印度香的原因,不仅安神,还定性,肯
定乱性的定性。周姐年龄这么大还没有一个合适的男友,送香给周姐的那个女会
员本是一片好意,必要时让周姐借香抓住负责的好男人,只是话没说清楚,周姐
也只隐隐约约猜到可能有点催情作用,没想到作用这么大!结果便宜了我,嘎嘎!

周姐告诉我,以前她有过一段不愉快的婚姻,所以对男人戒心较强,这次情
况也很特殊,她不会要我负责。但是男人怎么能让自己的女人离开呢?更何况是
不必负责的女人!我死皮赖脸的劝说求情,最后周姐答应先交往一段时间看看。
嗯,以后每天“交往”“交往”,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