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梅兰竹菊之危险的沙滩之旅

梅兰竹菊之危险的沙滩之旅

「小竹、小菊你们快一点,妈妈!这里的沙滩真的很棒欸!」陆夏兰在沙滩上朝着后方缓步走来的一家人招了招手,而沙滩上其他的男性游客看着这个穿着性感比基尼身材姣好的女孩不由得出了神。

  「大姐你也慢一点嘛,等等我们啊,老是一个人跑这么快,担心会跌倒吃沙子哦。
不过这里的景色还真不错呢,哇!那个女孩子的身……额,真是好有活力。
」陆泽男把临到嘴边的话改了改,好险没把那几个字说出来。

  「哦!小弟竟然变得这么色,妈你快看。

  二姐陆秋菊唯恐天下不乱当众把陆泽男的底揭了出来。

  「二姐你在说什么啊,哪有你说得那样?你自己才是那,我看你那个男朋友才是色色的呢,担心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吧。
」「臭小子你在胡说什么!你再……」「好了,都别闹了,施老师还在呢,一点规矩都没有,让老师见笑了。
」作为母亲的李春梅最后担心两个孩子越说越胡闹及时出声制止了他们。

  「哪里,小孩子就是应该这样活泼有趣才是,老是呆在家里念书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也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吵吵闹闹的家庭温暖了,很怀念啊,要多感谢陆太太才是。
」「哪里的话,都是多亏了施老师邀请我们来这里玩,我们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棒的地方,我们要多谢谢你才是。
」施拾一是李春梅的三女儿陆秋菊的班级主任,为人风趣幽默,这一次的海滩之行也正是应了他的邀约一家人才来的。

  「哇!这沙滩真的好柔软哦,光着脚踩上去都有种想要飞起来的感觉,二姐你快把鞋脱了试试看,真的很舒服欸。
」「不要,才不要呢,会把脚底磨得粗糙的,你自己一个人踩吧。
」柔软的沙滩、温暖的阳光,还有徐徐吹来的海风,这一切是多么地让人陶醉,陆泽男和陆秋菊他们几个姐弟已经迫不急地地往海边冲去。

  李春梅知道他们几个懂得游泳,也并不怎么担心,自己和施拾一则是先找了一块适合的地方拿出毯子来先占据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再说。

  「冬竹你怎么不去和他们一起玩。

  刘文是陆泽男的同学兼发小,这一次听说他们家要一起来沙滩上玩,也是屁颠屁颠地跟来了,和陆泽男他们家从小就认识的关系,所以也丝毫没有外人的感觉。

  「不、不了,我不会游泳,还是呆在这里等大姐她们回来吧。
」陆冬竹是家里最小的女孩,还在上高 三,是那种跟外人说一句话都会害羞脸红的小 女生。

  刘文看着陆冬竹那娇俏可人的模样,心里莫名地有一股火热。

  「啊!原来你还不会游泳啊,我可以教你的,很简单的,你这么聪明肯定一学就会。
」刘文一听陆冬竹原来不会游泳,便心生一计开始怂恿着她跟自己学游泳。

  「还是不、不要了,我很笨的。
我还是在这里等他们吧。
」刘文又是极力劝说了好多遍,但像陆冬竹这种胆小害羞的女生并不是那么容易被说动的。

  「冬竹你就去跟阿文学一下嘛,没关系的,大胆一点就好了,放心好了,阿文会保护好你的。
」李春梅看着刘文那尴尬的模样又深知自己这个小女儿的性格,实在不忍心见到刘文被浇了冷水于是也开口劝说着陆冬竹。

  「可是……」
  「没关系的,冬竹,你要相信自己,有刘文在的话,没什么好担心的。
老师相信你可以做到的,你就是对自己太不自信了。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怪,父母亲人的话说的再诚恳却丝毫听不进去,反倒是外人的三言两语可以改变自己的心意。

  而最关键的是陆冬竹心里一直藏着一个小秘密,这个讲课幽默的班主任施拾一正是自己内心中对未来对象的向往,自己也是后来才发现竟然会这种年纪比较大的。

  「好、好吧,那我去了。

  看着这个有些柔弱的小女儿终于也开始慢慢变得勇敢起来,李春梅作为母亲比谁都高兴,看着刘文很有礼貌地牵着陆冬竹的手担心她跌倒,李春梅边看边对施拾一说:「如果不是老师你平时对冬竹这么照顾,恐怕她现在还窝在房间不愿意出来呢。
」「哈哈,小孩子的教育就是这样,就是要不断地给予他们信心,他们才是受到鼓励做得更好。
」「是啊。
」李春梅脸上幸福的表情溢于言表,一阵微风吹来吹起了她的发丝,这一幅美人望海的美景也正被施拾一看在眼里。

  「老师,你在看什么?」
  当李春梅把头转回去之时,发现施拾一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看。

  「啊、啊!没、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有些可惜,这么好的天气和风景陆先生不能一同到来。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公司临时有事要他去处理,而我的先生又是一个工作狂,肯定不会为了来这里玩而丢下工作的,不过他不来也好,否则他一来就不允许这个不能碰那个的,孩子都没办法这么轻松了,不过这些话可不能让他知道哦。
」施拾一被这个带着迷人风情又不失幽默的美人妻给逗笑了。

  「啊!真糟糕,我都忘了让冬竹先擦了防晒霜再去游泳,那几个孩子也是,千万别回去的时候一个个都变成非洲土着才好,否则他爸爸非要说个不停不可。

  」
  「陆太太你好像也还没擦防晒霜吧。

  施拾一看着李春梅那白嫩的手臂偶然间想到。

  「是啊,应该让冬竹也先帮我擦了才是的,现在好像都找不到他们几个了,也不知道跑去哪里玩去了。
」这个沙滩一直都是附近城镇里的男女夏天必去的好地方,现在沙滩上已经开始男男女女变得多了起来。

  「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来帮你涂怎么样?」
  「啊!这怎么好意思呢,太不好意思了。

  「没关系的,要不然太阳大起来皮肤很可能会被晒伤的。
」女人就是到了五十多岁还是会在乎的事情就是皮肤和身材,李春梅犹豫了一会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那就麻烦老师您了。
」调整了一下姿势就往毯子上躺了下去用背朝着施拾一。

  「为你这么的美丽小姐服务正是我的荣幸。

  施拾一的话虽然略显轻薄不合他老师的身份,但听在李春梅的耳朵了还是非常开心。

  施拾一从包里把防晒霜拿了出来倒在了李春梅的背上,再用自己粗大的手掌覆盖上去开始帮着她来回涂抹。

  虽然已经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但李春梅的身材和皮肤却一点也不比那三十出头的少妇差到哪去,这次来海边玩也是大胆地换上了和其他几个女儿一样的比基尼款式,将自己那魔鬼身材展露无遗。

  随着涂抹部位的转移,施拾一的手掌已经移到了李春梅的大腿上,他那粗糙的手掌感受着这位人妻细腻的皮肤,每一下的揉搓都让他的裤裆变大了一分。

  而躺在那儿享受着服务的李春梅看似安安静静的好像快要睡着了,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她的脸颊都有晕红了,她的身体能够感受到施拾一的指尖好像总是有意无意地掠过自己的大腿根部,就是距离那隐秘的地方也只是一个指甲不到的长度。

  「冬竹你先把身体放平,对就是这样,你来试试滑动一下水看看,没关系的,别担心我会托住你的,不会让你掉下去的。
」刘文考虑到陆冬竹害羞的性格,担心在大庭广众之下她不好意思跟自己学游泳,于是提议到海滩的另一边人少的地方去学,陆冬竹想了想也同意,心里也在感谢这个男生的细心。

  「啊唔!」
  陆冬竹一下滑的用力,失去了平衡,一头就往海水了紮了进去,好在刘文手疾眼快一把赶紧把她拖了出来,就算这样陆冬竹还是不免喝了几口天然的咸海水。

  「怎么样,你没事吧?」
  刘文看着陆冬竹咳嗽个不停,关心问道。

  「啊!你……」
  刘文顺着陆冬竹的眼神看去,原来自己的手掌此时正覆盖在她的娇乳上,自己只关心到她有没有事,丝毫也没注意到原来不小心攀上陆冬竹的圣女峰。

  因为这款比基尼的布料极佳,刘文的手掌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陆冬竹那盈盈一握的娇乳的形状,一下子有些移不开手掌了。

  原本这个刘文就不是什么三好学生,平时打架斗殴也没少他的份,只是他为人较为懂得僞装,在李春梅他们家人面前一直都是以一个乖巧懂事的好孩子示人。

  但此时此地,放眼望去附近也没几个人,这样的绝佳场所正是干些偷偷摸摸的事情的好场所。

  「真是对不起,我都没注意到。
那我们继续来学吧。
」见陆冬竹没什么大碍,刘文不愿就这么轻易让她回去。

  「咳咳,不了,我们还是回去吧,以后再学吧。
」陆冬竹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男生袭胸,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一听陆冬竹就要回去,刘文心里有些着急:「那怎么行,只要再一下下就可以学会了,现在回去的,阿姨和施老师问起来我可怎么交代,你要是学会了他们肯定会很高兴的。
」陆冬竹一想到自己学会了游泳的话,那么那个成熟迷人的班主任就会夸赞自己,想想都觉得心里高兴勉强又答应了下来。

  「嘿,看我的。

  陆秋菊往那个朝着自己飞来的排球用力地拍了下去,随着她的跳动那让人难以想象的巨乳也随之抖动,看得对面那些一起玩沙滩排球的男生都傻站着不知道反击。

  「耶!得分了!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比赛告一段落双方互换场地,一个皮肤黝黑脸上闪耀着阳光般笑容的男生走过陆秋菊身边的时候问道:「你的姐姐呢,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陆秋菊也正感到奇怪,刚才自己和大姐陆夏兰小弟陆泽男一起在这里玩沙滩排球的:「是啊,他们两个去买喝的怎么去了这么半天,该不是身边没钱回去拿了吧。
」「那就先不管他们了,我们继续,这一回我们肯定赢你。
」那黝黑男生也觉得无所谓,只要有这个美女在一起玩也是一样的,虽然两个美女更好一些。

  「哼,说大话,你能赢我才怪呢。

  「哦,那要不要试试看赌一赌。

  「好啊,赌就赌,我才不怕呢。
你说,赌什么?」黝黑皮肤的男生对着陆秋菊神秘地笑了笑。

  「姐,好舒服哦。
哦!就是那里,再往里面一点。
」在一块巨大礁石的后面,陆泽男正背靠着礁石上,而大姐陆夏兰蹲在地上一脸不爽地往上瞧着他。

  「你疯了,还要再含进去,都要进去喉咙里面了,你的又这么大,想害死我哦。
」陆夏兰吞吐了几下小弟陆泽男的肉棒,有些生气地说道。

  陆泽男低头看向蹲在地上的大姐,像是抚摸宠物一样的摸着她的后脑勺:「不会的,我看电影里面都是这样弄的,也没出什么事情,姐,我的这个真的很大哦。
」陆夏兰气恼地拍了一下他的大腿:「要死哦,拿我跟那些AV女优比。
厚,我说你最近怎么半夜都不睡觉原来都是在看这些东西,难怪成绩都上不去。
」即使生气起来,自己的这个姐姐还是别有一番风味,陆泽男忍不住又把她的头往自己的胯间压去:「才不是,我只是在学习成人的知识而已,这也是很重要的知识呀。
成绩不好只是我不想学而已。
」陆夏兰虽然是大姐,但女人在这种时候往往潜意识里都会去顺从男生,陆夏兰只是稍加反抗,最后嘴巴还是不情不愿地被塞进了弟弟的肉棒开始卖力地吞吐起来。

  「还在有姐你在,要不然就糗了。

  陆夏兰用舌尖挑逗着陆泽男的马眼边说道:「你还敢说,打一会儿排球都能变成这样子,让人看见了看你不丢死人。
」「谁叫大姐和二姐的身材都这么火爆,在沙滩上跳来跳去的我怎么专心打球。
而且又不止我一个人,对面那些和我比赛的男的都有一些奇怪的反应,你没发现吗?」陆夏兰用上下嘴唇包裹着牙齿往陆泽男的肉棒上上下一用力,轻轻地咬了咬,疼得陆泽男倒吸一口凉气:「别人不认识我们有反应当然很正常,我们是你姐你都敢在那么多人面前勃起,变态。
对了,也不知道秋菊那边比完了没有。
」「好了,姐你别管二姐了,快点帮我解决了,我们也快点回去呀。
」「你自己半天不射,我下巴都要脱臼了。
」话是这么说,但陆夏兰还是往那根熟悉的肉棒上开始努力耕耘。

  「咦?奇怪,二姐去哪儿了,他们人呢?」
  等到陆夏兰和陆泽男两人解决完‘私人事情’之后回到了沙滩排球的场地时却没见到二姐陆秋菊,连之前一起比赛的那群男生也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