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风骚岳母

风骚岳母

那年高考前夕,我到当时是同学的妻子小怡家借书,上楼时,第一次见到她的母亲就被她的美艳所惊叹!我现在的身高是一米七三,算不得高大,而当时看上去岳母差不多和我一般高,她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六左右吧,丰姿绰约,风骚无比,在以后的作爱中,我曾多次和她调笑过∶「岳母大人啊!我真喜欢你高高大大的样子,觉得我的那个东西放在你那里面有温暖感,好像安全又踏实!」那时,我的双手几乎总是抱着岳母那白玉瓷盘般的屁股,用嘴细细品味着那使我掉魂的的秘洞。那里实在是太迷人、太白嫩了!再说,当时白里泛红的秘洞里还流着不尽的淫液呐!可以说,我岳母的屁股举世无双,也是当初最吸引我、最使我惹火的地方,那里的肉感,连克林顿夫人希拉里、性感影星蒙当娜都半点不能比! 

  当时,她对我望了望,便很快转身下楼,我却忍不住回过头去,只见她那丰腴的屁股结实浑圆、蠢蠢欲动的样子,我一下子就陷入了想入非非。当然,后来终于梦幻成真,我再也没想到,我后来能够与岳母是那样惊人、那样紧密地合为一体,我雄壮有力的阳物后来果真进了她那迷人的秘洞。一切是那样地出人意料,一切又是那样地自然,那竟是我十分难忘的好去处,就是现在年轻的妻子小怡也比不得岳母的骚情和她下体的绞动有力。 

  太年轻有时就是没经验,我之所以写这篇小东西,就是实在难忘我美丽成熟的岳母,我的肥肉肉啊!你是我全方位的性伴侣!你是我床上的最好搭档!我美丽的岳母!我嫩嫩的岳母啊! 

  岳母多次私下对我说∶「哪一天你如有新欢,只是要永远记着我,不要忘记我就行!」我摸着她那迷死人的小洞洞说∶「哪能呐,有你这样的好东西,我怎么也舍不得!」一听这话,她往往又把丰腴白嫩的屁股整个儿的压在我身上,当然,那时,我是一次又一次地进入。 

  第一次与岳母生性关系是在大学一年级,其实,那时我和妻子的恋爱并未完全定下来。妻子比较任性,我有些矛盾,但又有些理亏,因为已与她有了多次的性关系。再说,当时我对她的家庭也有些敬畏,小怡的爸爸是一家公司的财会总管,妈妈在文化部门工作,后来才知道她早年还报名参加过报考演员。 

  其实,我是个比较保守的人,直到现在,我也只有过两个女人,就是她们娘俩。做爱时,我曾和岳母说过,我之所以和小怡结婚,其实就是为了和你丈母娘上床!说真的,今生今世,我只要拥有我肥嫩雪白、性技巧花样繁多的岳母,就她一人就足够了,我不知道这世上,还能有谁比我能在岳母身上享受的性快乐还要多? 

  那天,我本与小怡约好去看场电影,可巧得很,我到她家时,岳母告诉我,小怡刚被公司召去开紧急会议了,估计要三、四个小时后才能回来,我便准备告辞。岳母笑着说∶「你坐下吧!陪我谈会儿,她爸爸又出差了,家中没人,挺冷清的。」我想也是,反正,说不定小怡很快就会回来的。 

  岳母去给我倒茶时,我现,她黑真丝下(也有可能是乔其纱吧)浑圆的乳房清晰可见,可能是刚洗过澡,当她把茶水端到我面前时,身体似乎轻轻一晃,两颗诱人的乳房也跟着摇摆、抖动起来,当时,我就被她那迷人的乳房所吸引。 

  这可是两颗与众不同的迷人乳房啊!可要比小怡的大得多得多啊!当下,我的下身就坚挺翘硬紧顶住裤头,我只好假装低头喝水,目光却时不时瞄向她丰满的胸前。 

  没有什么能比这还巨大、还更漂亮的东西了,简直就是两座肉做的山峰,更像我手中漂亮的玫瑰色杯子倒覆着,我暗暗地想。乳头就像是点缀着的两颗紫葡萄,在黑色的乔其纱下鼓鼓的突起。我从未与一个如此成熟美艳、身材如此玲剔透,屁股和乳房极度惹火的女人接近;更没没想到,小怡会有这样漂亮的妈妈! 

  我是一个喜欢高大女人的男人。可以说,我岳母在中国女人当中算是个高个儿,我总觉得,女人的身体太小,上床好像有不能承受、弱不禁风的感觉。我想像着岳母黑乔其纱下那我从未曾见过的硕大的屁股,雪白吗?肥嫩吗?手摸上去会是怎样呢? 

  「要是能把白嫩的她抱在怀里,该是怎样的啊?」我胡思乱想。但再也没料到,我心目中美丽典雅的岳母竟很快坐在了我的身边。 

  我永远记得岳母家客厅的那件红色真皮**. 一坐下,岳母就将丰腴的屁股挨紧在我大腿边。我穿的是件西装裤头,此时,下身早已无遮无掩地顶了起来。她笑了,并看出了我的难堪表现。 

  「你还没跟小怡上过床啊?」我吃了一惊,没想到她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这时,她已将她细长的手有力地按住了我的裆部。 

  「上过!上过……」我语无伦次,不知说什么好。 

  「不要害怕,让我来教你,你不是要做我的女婿吗?家中没人,小怡要到十点以后才能回来呐!」这时,我现,岳母已气喘吁吁了。紧接着,她一把将我搂住,嘴立即凑了上来,两人一起倒在了那红**上。当她把我的手牵引到她的阴部时,我现那里早已是一片水淋淋的了!小怡可从未有过这样多的水啊!我感到岳母好像是个不寻常的女人。 

  红**上,很快弥漫出一股成熟女人的浓烈体香,岳母那肥白的屁股、那硕大的乳房,是我在小怡身上从见得到过的。整个作爱过程大概只有十来分钟,可能是我太紧张的原因,白色的精液还沾到了岳母的黑色乔其纱上。 

  岳母柔声细气地说∶「你第一次到我们家来,我就看上你了,我真的好想你啊!做我的女婿吧!你们的事,小怡都跟我说了。她任性,我以后多说说她,行吗?」她还再一次地摸了摸我的阳物,感叹地说∶「真是小夥子,太有力了!下次你要是想我,你尽管找我噢!」我受宠若惊,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我何乐而不为呐?再说小怡也跟岳母一样,是个标准的美人胎子,有个这样将来和我暗地里有一腿子的漂亮岳母,小怡的任性又算什么呐! 

  说真的,要不是道德约束的话,我一定会与我那肉肉性感的岳母同床共枕、结为夫妻的!有时在床上我与岳母作爱说这话时,岳母总是开玩笑说∶「你还不知足啊?天下有几人能睡上母女俩的?」我总是说∶「有你一个就足够了!」事实也是如此,直到现在,妻子小怡的性享受在我眼里也只是一般的感觉,也许是岳母的床上功夫太惊人、太令我迷恋了吧! 

  那天红色**上的初遇就这样注定了我与小怡的姻缘,再说白点,是我那屁股雪白、水泽淋淋的岳母改变了我本有些动摇的念头。实际上,我当时的真实想法就是什么时候与岳母再能有上第二次,毕竟第一次太仓促,与我年轻的功夫完全不相称。因为我岳母雪白高大,我想下次一定要把她抵在墙上,双手捧着她的屁股,好好吻她的下体、吻她的小穴,那里面的味道真的好香,看看她到底能流出多少水来? 

  读者们千万不要以为我是个绝顶的色情狂,我也仅仅是个一般的凡夫俗子而已。其实,我非常反对目前网上的一些小说,都是些什么啊?太假了!有妈妈与儿子作爱时那样大呼小叫的吗?那是写作者胡乱的性泄,再者是写作者素养极其低下的表现。 

  当然,我水平也高不到什么地方,但绝不会无根据地瞎写。可以说,我与岳母作爱,直到现在她也从未大声叫床,只是在这当中她会一个劲地耸动下身,当然,我岳母摆动和绞我阳物的程度也绝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她一声不吭,只是面色泛红,低声本能地哼哼唧唧着,我直觉得舒畅、过瘾,觉得今生没白活,遇见这样一个好岳母。直到现在,小怡也没有岳母这样的本事。 

  **性交后的一星期左右,我要到省城上学的前三天,我到岳母家打招呼,岳母的神情显得很留恋。那期间,岳父虽然一直不在家,但我毕竟有些心虚不敢上门。其实,我是多么地想与岳母重温性爱啊!我是第一次尝到如此成熟女人的滋味,实在是丢不开的。但我坚信,来日方长,我那阴户肥嫩、屁股雪白的岳母将来在床上肯定会加倍补偿我的,她所积蓄的淫水肯定会淹没我的相思之苦的! 

  果不所料,在小怡一家为我送行的那天晚上时,好运来到了我的头上。 

  我到阳台的厨房盛饭时,岳母也走进来,我猜想,她肯定是有意识的。她对我轻声说∶「你们的学院是在XX路吗?」我说∶「是的。」她用手急促地摸摸我的前裆,看得出很有力∶「过不了一星期,我一人去找你!」我喜出望外,腾出手来,在她肥嫩的屁股上轻轻搓揉了两下,她无言地笑了。 

  在看网上小说时,其实我是比较讨厌那些过于色情的字眼的,所以,我也不想在这里出现这些有碍文明的词语,但我又非常理解那些写作者,那是表达了他们的情绪,尽管,这种情绪有时确实下流甚至无耻。我在与岳母十三年的性交史里,作爱的次数自然是数不胜数,但真正她让我在床上对她乱说什么,她是坚决反对的。其实,我内心是很想对她说出的。 

  就在第二次性交时,岳母说∶「你能不能不说啊?你不说,我反倒能使你更快活!」当时我是一边抽送,一边说∶「我死你啊!我的岳母大人!我死你啊! 

  我的丈母娘!」其实,我说这话,正是表明我的真正性快乐、讨好岳母的,但岳母却说∶「你把我死了,你再去找别人啊?」于是,我便不再吱声了。 

  这时,我明显觉得岳母下身的力度开始加大,她极度诱惑而风情地对我说∶「你不要多说话,我保你满意。」当时,我以为这是在宾馆,以为她怕床上的性交声被别人听见,可后来的许多性交事实证明,岳母是把切实的性行为落实在了行动上,即不说空话,多干实事。最后,她给我定下了一条规矩∶性交中使劲干活,高潮后可以乱说,这也叫插叙插议了。 

  在我妻子出差的一段时间里,家中只有我和岳母时,她与我的多次作爱也是从不吱声。当然,我家中床上所出的声音可能一般的人也达不到,我岳母气喘吁吁的美妙声,在这人世间也绝少能有人享受到,还有她那肥白的屁股,鲜嫩的阴户,和被性快乐带来的泛红的脸庞,按照我岳母的说法,我岳父也很少遇见。 

  想到这,我那肉感无比的岳母确实是我命中注定的桃花运,她那白嫩泛红的秘洞确实就是我的世外桃源。 

  岳母说过岳父∶「不要提他,他只知道把那个软不溜秋的东西放进去!」我想,这也许就是岳母要在我身上寻求快乐的真正原因。 

  故事讲到这里,我不得不告诉你们这样一些情况∶第一次与岳母在**上交欢时,我刚二十岁,岳母那年是四十二岁,可能有人说我那亲爱的岳母太老了,那他就大错特错了。其实,我岳母这样的女人最有滋味、最成熟、最性感。 

  我今年三十岁,近年来与岳母生性关系的次数更是日渐增多,在一般人眼里岳母五十二岁,已是老了,可我的岳母仍是那样年轻、床上的功夫仍是那样紧凑有力,阴户里所流出的水也丝毫不比年轻女子少,相反,还要多得多,因为,小怡的床上表现就可以证明。 

  噢!交待一下,我岳母的模样与第一夫人希拉里长得几乎如出一辙,就是头不同,黑如瀑,有时披肩,有时还风骚激荡地烫起来,实际的年纪确实看不出来。 

  上一次,可能是前两个月吧,我在岳母家的床上作爱时,岳母说∶「小强,我已经老了,你可以找人,妈妈不说你。再说这些年来,你已经给了我非常多的快乐了!」我说∶「不,不!我将与你一直作爱,直到永远!」岳母笑了起来∶「到那时,我下面可能已经没有水了!」「是啊!」我也笑了起来∶「没有水可就太乾涩了!」我说∶「丈母娘,你以后就节约些水吧,细水长流,不要每次流这么多,女婿还被你淹死了呐!」岳母的媚笑好色而又煽情∶「不给你这么多水,你不真的说岳母老了吗?」那时间,我彷佛受到了感动。是的,我的岳母在每次作爱时,都给了我许多快乐的回忆。那一次,我双手紧紧端住她雪白肥大的屁股,把她仍然潮湿的阴道再一次插入我的巨大的阳物。 

  「这么说,多年来,我下面的水已经把女婿给喂饱了,让我再多给些你!」岳母的阴道仍是那样新鲜肥嫩,一点也不像老妇人的宽大,我顿时想起了一个话题∶「妈妈,你为什么这么紧凑有力啊?」「你这个坏女婿,那是你岳父无能,要是天天像你这样昏天暗地的搞,早就宽大了!」「难道我也无能吗?十多年了,你也与我作爱有不少次了,难道就没给撑大吗?」「小强你说说,我们作爱有多少次了?」我开玩笑道∶「一百次吧!」岳母好像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之中,紧紧抓住我的阳物,丰满洁白的乳房隐隐起伏∶「好女婿,我替你记着呐,有五百多次了!哎,你真了不起,我要是小怡多好啊!」「不对,其实,我每天都在岳母啊,每次我与小怡作爱,都把她想像成你啊! 

  有一次我叫漏了嘴,我说∶「妈妈,你快活吗?」小怡起了疑心,说∶「你把我当成我妈妈了?」我说∶「哪能啊,那不是吗?」小怡说∶「小强,你有没有看出来?我妈妈年轻时很漂亮的。你看,她像不像克林顿夫人希拉里?」我说∶「像,真的像!」」我已经讲了,我岳母的模样确实像希拉里。 

  「那天,我又想起你的白屁股,又把小怡抱到**上,死命干了一通。小怡说∶「你今天怎么了?是疯了?」其实,她一点也不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你,我直觉得身子底下就是你,每戳一次就感到是在戳你。小怡长得是不错,但是屁股还是没有你的大,也没有你这么白,更不要说床上功夫了!」我一边摸着岳母多汁的肥,一边赞叹着岳母。 

  「噢!你真有福气,还睡了总统夫人!」岳母风情地把我搂紧。 

  「对!我是总统,你就是希拉里!」好了,就此打住。 

  岳母找到我,是在学院的传达室,当时,同学说有位女的找你。其实,我心里知道,是岳母来了,我早就等待着这一天了!于是,我对同学谎称我的一位同乡病了,请三天假,回去一趟。天知道,我正在南方那座城市的宾馆里,给我的岳母大人昏天暗地的看「病」呐! 

  时令正是九月,夏季的炎热使我和岳母的情慾都达到了极点。我真不明白,天下竟有这样风情的岳母,岳母说∶「我可是冒着风险、送货上门来找我的好女婿的!」望着夕阳中岳母裙中款款扭动的肥硕屁股,我想,幸福的时光快要到来了。 

  噢!有个小插曲,在离开学校找宾馆时,我的心里有些犯难,这机会固然难得,但和岳母作爱总不能在一般的客店里,那儿风险太大。没想到在登记前,岳母对我说∶「我们可是夫妻住店啊!」随后,她竟大大方方挽住我的胳膊到了一家宾馆,并且还拿出了所谓的「结婚证书遗失的结婚证明介绍信」。 

  天哪!我岳母何止是床上功夫了得?她是早有准备,我真不知道晚上会是怎样的情形?挽着一个比自己大二十二岁的女人以夫妻名义住宾馆,真是够刺激! 

  况且,她还是已跟我上过床的岳母!她柳腰款摆,丰臀有致,四十二岁的岳母浑身上下洋溢着急需我无限情慾滋润的性感。 

  我猜想,别人的感觉,很有可能把我看成是个傍有钱半老徐娘的奶油小生。 

  在宾馆的镜子前,我望了望,我稍微年轻了些,而岳母仍然是丰盈楚楚、美艳动人。我想,她可能下面早已出水了吧?人们谁也想不到,我的岳母要急不可待地她的女婿呐! 

  下面的过程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中。进了宾馆的房间,岳母便把我紧紧抱着抵在门上,充满香津的嘴唇紧对着我的嘴,这可是我朝思暮想的姿势,我也激动得不能自己。 

  「你准备好了吗?阿姨。」「嗯……嗯……」她已无力地出声音。我用手撂起她的黑裙,迅捷地向她的阴部探去,那里早已是一片湿润,白嫩的大腿上也已流出了淫液。我飞快地扒下岳母的内裤和裙子,上衣也顾不得脱掉,立即将阳物抵了进去,一切是那么的润滑,阴道里面的感觉热流一般,那可是小怡从未给过我的感觉。 

  「我操死你!我操死你!」我已找不出任何表达自己性快乐的语言,开始死命地用起劲来。 

  「嗯……嗯……嗯……」岳母的呻吟性感而压抑。 

  「我死你!我死你!」我激动地呼叫着,岳母却紧紧用嘴吻着我的嘴,大声喘息着∶「别说!别说!」是的,说的不如做的,我终于梦想成真了,我放开手大干起来。捣了大约有二、三百回合,我把岳母雪白的大腿舒展开来,正面向我,我从后面用手紧紧箍住她肥硕的屁股,把她整个人抱在怀中,两只手几乎接近潮湿的阴户,捧在手上轻轻地抽插起来,我现,岳母肥嫩的红润而有亮泽。 

  大约又有百余回合,我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抽插,已经使岳母几乎在我的怀中昏厥了一般。我吓了一跳,真以为把她给昏了,正准备把岳母放到床上,谁知岳母却说∶「怎么不动了?」我立即感到她的下身开始猛烈地使劲抽搐,并出一阵一阵的绞动。 

  天哪!她哪里被我昏了,她正在充份地享受着呐!望着面色潮红的岳母,我说∶「你还行吗!」「行!行!你尽管使劲!尽管使劲!」我的激情又被充份调动起来,「我操死你!我操死你!」岳母说∶「你不要叫,要叫就叫轻点,叫我妈妈,叫我妈!」叫妈妈?这是我未曾想到的,岳母没有儿子,难道她有意识?再说我也叫不出口,我犹豫了下∶「阿姨!我的好阿姨!我的美阿姨!」「不!不要这样叫,你叫我妈妈!妈妈!」「噢!妈妈!妈妈!妈妈!」这时我彷佛已处在了被动。 

  岳母从我的怀中反客为主,用手轻轻拍了拍床,示意我躺下,并一边飞快地脱去上衣,露出两只粉嫩硕大的奶子,和我紧紧亲了几下嘴后,两手拿着我的阳物,自己将其用力地抵了进去! 

  天哪!我真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滋味?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幸福时光?小怡可从来就没这样过。也许是我太激动,在岳母下身不断地扭动,阴部奋力绞动的厉攻势下,我终于一泄而出,而岳母肥白粉嫩的屁股仍在意犹未尽的扭动着。 

  见我已经停息,岳母这才躺在我的身边,我现岳母的下身简直如水洗过一般,我摸上去,那肥嫩光滑的感觉如同是在丝绸上。 

  岳母仍喘着气∶「你还好吧?」我这才想起,我还一直没亲过她的乳房呐! 

  于是我把岳母抱起,她的一身白肉又立即压在我的身上。 

  我的手轻轻从岳母肥肥的屁股后面趟过去,屁股沟里满是她那无穷的津液,水淋淋的,我心不禁一动,想到该如何准备下一波的到来。我用手指伸进岳母的阴穴里,岳母竟有些害羞的笑了,我觉得,她虽然后过四十,仍笑得那样性感。 

  我把湿湿的手指轻轻抽出,开始搓揉起她那雪白肥嫩的屁股。 

  啊!那简直是天下第一尤物!我敢说,那绝对是天下第一美丽的屁股!那么地白!那么地嫩!那样地富有弹性!丰满之极,圆润无比,就像是个白瓷般的大玉盘! 

  岳母啊,我现在正在写与你的一生情缘,我是多么想立即摸着下你的肥嫩屁股哟!我等不及了,小怡下个月又要出差了,你快点来啊!五十二岁的我的亲亲岳母啊,我一点也不会嫌弃你!你的容颜仍是那么艳丽,你的津液仍是那样充满芳香。更使我魂牵梦绕的是你那肉肉的屁股,你那水淋淋的肥嫩的阴部!我在家中把什么都准备好了,你快点来吧!还记得那次在厨房吗?岳母啊!我美艳鲜嫩的岳母!你和我永远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我开始品味岳母的雪白乳房。白得无法形容,这么说吧,就像是白种人,真的,一点也不像四十二岁的女人,仍是那样坚挺有力,肥嫩的洁白中,隐隐露出一丝丝青色。乳头就像可爱的紫葡萄,我紧紧地吮吸着,岳母又开始呻吟起来,我觉得,她的一只手又摸索起我的阳物,另一只手紧紧抱着我的头,拚命地吮吸着我的嘴。 

  「阿姨……」我也开始动情。 

  「不!不要叫阿姨,叫我妈妈。轻点!轻点!妈妈!」我两手紧紧勒住岳母那肥白的屁股,又用嘴猛吸岳母鲜嫩的乳房,「呵……呵……」又是一阵呻吟,这时我的另一只手感到岳母那粉嫩的大腿间又有润滑的津液流出。 

  那三天,我和岳母就基本上是这样渡过的∶除了吃饭,就是做爱,就是互相搂抱抚摸、亲吻。整整三天两夜啊!回想起来,真不简单,我与小怡自结婚直到现在也从未有过如此的作爱。我真不明白,大我二十二岁的岳母何以调动起我的疯狂情慾?这难道就是我一直迷恋岳母的原因所在吗? 

  我们俩疯狂地交欢,尝试着能够想到的所有的姿势。有时是我在上面,挺着粗大的阳物一下一下狠狠地着岳母的骚,直到两人都泄出来;有时是岳母趴在地毯上,把肥白的屁股朝着我,让我从后面猛捣她的肉;有时是岳母用自己丰腴的乳房夹住的我的阳物,并使劲地挤揉;有时,岳母采取上位的姿势,坐在我的怀中,主动套弄我的阳物,使自己迅速达到高潮;有时是我双手端着她的大屁股,在宾馆的房间内一边走动一边进……偶尔也会停下来,喝杯水,再相互亲吻。当然,这当中最多的,是我紧紧端着她雪白的屁股,一边用手指进入她的肥逼,一边吮吸她的肥嫩的乳房,这之后,又接着积蓄疯狂的肉体结合。 

  在南方那座城市的宾馆里,那三天我和岳母简直不知道什么叫做疲倦,只知道这样的疯狂在家里是很难做到的。我们都知道,机不可失!只有多办事,多插入!我要多射精,岳母要多流出水来。 

  就这样,我和岳母结合的部位湿了又乾、乾了又湿,流出的淫液在剧烈的摩擦下泛起一丝一丝的白色泡沫。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