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小姨子“戏弄”
小姨子这个名词,对于多数的男人而言,往往会引发着多重性幻想。我自然也不例外,自从见过妻子的妹妹之后,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幻想过,可是,基于理智、时机等条件限制,这些只限于幻想! 

本来,依着我的理解,我跟妻子的妹妹很难发生些什么。毕竟,我已工作,而她的妹妹则还是一个高中生。我与妻子工作的城市虽然离妻子的家并不是很远,偶尔妻子的妹妹也会在周末来看看我们,但是多半情况下,她并不在我们这里过夜,而是坐夜班车回家。 

妻子的妹妹名叫馨,是一个恬静的女孩,自然在我的面前,她是一个很恬静的女孩。每一次来我家里,都是规规矩矩,不怎么爱说话。或许,我们不熟的缘故,每一次她看见我的时候,脸都是羞红羞红的。 

直到有一次,我去WC的时候,正好撞上她,当时那种感觉很舒服,她的身体很香,那是一种淡淡的女儿香,比起那些喷着香水的女人来说,馨的体香沁人肺腑。 

“你…你撞疼我啦!”馨有些不高兴地说道,同时她一边揉着自己的胳膊。 

“呵呵…”难得碰到馨主动跟我说次话,本以为自己有千言万语,未曾想到,自己却只说出“呵呵”这两个词。 

“真傻!”馨见我傻笑的样子,有些嗔怒地瞪了我一眼,然后便向外面挤出去。卫生间连着客厅,但是中间有一条小的走廊,并不是很宽,足够容下两个人并排走。不巧地是,今天走廊上放了一些杂物,故而馨一不小心踩到杂物上,重心一个不稳,顺势又一次撞到我的身上。 

“呀!”馨惊叫一声。 

她的身上几乎完全贴到我的身上,更要命地是,我本想扶助她,可是未曾想到,我的手却不巧摸到她的胸脯上,软软的! 

“这…”一时间,我很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馨也愣住了,她的脸一下子红了。 

“你…你没事吧!”我们两维持着这个暧昧的姿势差不多足有半分钟,最终理智告诉我这样是不对的,于是我平稳一下自己那颗跳得越快快的心,小声地问道。 

要知道这个时候,我的妻子正在厨房做饭,而厨房离卫生间并不是很远,如果这个时候妻子恰好出来,估计我百口莫辩。 

我的问话,馨并没有回答,她依旧再发愣! 

“馨,来帮个忙!”就在这时,妻子的时候从厨房传了出来。当时,我的心骤停一下,难道妻子从厨房走出来了。一边想着如何解释,一边向走廊外望去。妻子似乎在厨房并未出来,见到此景,我的心顿时放缓了不少。 

“馨,听见我在叫你吗?”妻子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啊!”这时,馨终于回过神来。我的手,这时已经从馨的胸前拿开,虽然内心里,我真得不想拿开,可是理智上,我却知道,如果我再不拿开的话,那么真得激怒了小姨子,估计今夜我就不得安生了。 

“你…”馨似乎有话想说,可是话到口边,她却又忍住了。之后,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便蹬蹬地想厨房走去。望着馨的背影,回想这方才的那一幕,心的节奏不由又增快了不少! 

经过这样一个小插曲之后,馨似乎对我的态度转变不少。她的脸虽然依旧会羞红,可是在我的面前,却不再像以前那般拘束。甚至有的时候,我还可以跟她开开玩笑。不过,我可不敢跟她开过头的玩笑,毕竟激怒了小姨子,可是一件很难处理的事情。 

那一次插曲发生在馨上高二的时候,本以为我们的关系改善之后,我可以有机会亲近亲近她,奈何她又升入高三。高三的课程很近,而且学习的强度很大。馨在这一年里,来我家的次数明显少了不少。 

直到快高考的时候,由于馨要来市里面考试,恰巧我和妻子又工作在市里面,故而理所当然地,这一段时间内,她住进我的家。 

高考是一件大事,对许多人而言,高考意味着转折点。故而,在馨暂居我家的两天中,我将脑中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全部摒除掉。为了能够让馨能够睡得好一些,我和妻子甚至约法三章,在高考期间,我们不爱爱! 

馨是五月三十号住进我家的,而高考则是六月7号和八号。七八天的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我和妻子结婚时间并不是很长,也就一年多一些。正常情况下,我们之间的性爱周期是一周一次,当然碰到两人之间特别黏糊的时候,可能频率会大一些,有可能达到一周三次到五次。 

在我家住的几天里,馨越来越随意,甚至有的时候,她会穿着清爽睡衣跑出来。我有个习惯,就是时常上网到子夜。要是碰到与老婆爱爱的时候,上网自然没有下老婆副本有意思,故而这个时候,多半会早睡。然而,这七八天的时间里,由于约法三章,没有老婆FB可以下,故而我只能上网。 

一般情况下,我上网的地方不固定,有的时候会将笔记本拿到客厅,也可能是书房,当然也可以在卧室。由于馨的暂住,而老婆又不想让我打搅她睡觉,故而我只能去书房上网。好在书房内装有一个小空调,虽然空间小了点,但是一个人在里面上网,还是比较惬意的。馨在住进来之后,或许是高考的压力,她时常会在自己的房间里学到子夜。我在为自己做夜宵的时候,顺带着也帮她做了一份。我记得第一天给她送夜宵的时候,这个小丫头还是有些戒备。不过,第二天之后,她便似乎对我不怎么戒备了。 

当然,她还是有些害羞,特别每次我为她送夜宵的时候,她都是半开房门。每一次,她都是红着脸,小声地说道:“谢谢姐夫!” 

今夜,我的精力很旺盛,平常上网上到十一点的左右,便有睡意了。可是,今天却不知为何,桌子上的时钟都快指到11点半了,我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了。 

“先给自己做些宵夜,然后再上一会网吧!”心中一边默念道,一边起身向客厅走去。现在已经算是子夜,老婆已经入梦多时,客厅黑漆漆的,寂静无比。为了不打搅老婆,我轻手轻脚地走到厨房,打开电磁炉,开始做起“活泼蛋”。“活泼蛋”很容易煮,只要水开了,然后将整个鸡蛋打进去,在加上一些糖,便可以熄火了。 

“不知道那个小丫头睡没睡?”关上火之后,我轻布移到馨的房门前。 

我轻轻地敲了敲房门,没多时,房内便传来馨的回应声:“是姐夫吗?” 

“嗯!”我轻声地应道,然后轻手轻脚地将客桌上的一碗“活泼蛋”端了过来,“开下门,姐夫给你送夜宵了!” 

“好!”馨应了一声,紧接着我便听到房门一震手忙脚乱声,过了好一会,馨才把房门打开。开门之后,馨的头发有些凌乱,眼睛则有些朦胧。 

“你已经睡下啦?”见到馨这个样子,我不由问道。 

“没…”馨先否认,不过随后又解释道:“我刚刚才睡下,你就来敲门了。” 

“这样呀,那你饿吗?” 

“谢谢姐夫!”馨并没有回答我,而是从我的手中接过那碗冒着热气的宵夜。在馨接过碗之后,我便欲转身离开。前几天,我都是这样做的,毕竟馨发育的很好,虽然有些稚嫩,但是却依旧诱人非常。子夜可是月黑风高夜,如果我要是一个控制不住,来个入室侵犯,估计后果绝对会很恐怖! 

“姐夫!”我的脚步刚迈出两步,馨的声音便从后面传来。她的声音似乎有些挣扎,似乎又似做了很大决定才发出的。 

“怎么了?”我转过身子,不解地望着馨。 

今夜的馨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之前因为一直在克制自己的视线,在加上光线不是很好,故而我并没有注意到馨的穿戴。 

“你…你能进来吗?”馨咬了咬下唇,小声地说道。 

“什么?!”听到馨这么说,我的心骤然停滞一下。紧接着,“砰砰…”我的心跳得越发快了。“馨让我进去?她想做什么?要知道现在可是子夜呀!……”我的脑中闪过一连串的想法,但每一个都无法琢磨出馨的真实意图。 

“行吗?”馨的头几乎埋到胸前,可是声音却越发坚定了。 

“这…”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行!” 

我之所以会同意去,原因有两个:一来,我自认为自己的控制能力还可以,不至于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二来,我真得很想知道馨为什么要我进她的房间,我很好奇! 

“嘻嘻…姐夫真好骗!” 

就在我准备往馨的房间走去的时候,馨的模样骤变,她一下子从一个害羞无比的小女孩变为一个调皮鬼精灵。 

“这…”我没想到会是这样,当时我也没想什么,就在馨准备关上房门的时候,我一下子冲了进去。毕竟,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却被这样一个小丫头给戏弄,心中没有怒气那是假的。不过,怒气很小,我之所以要冲进去,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惩戒一下这个小丫头,让她明白,姐夫是不可以戏弄的! 

馨自然没料到我这般举动,因而被迎面冲进去的我一下子拉入怀中。要知道,馨这个时候可是端着宵夜的,虽然宵夜已经凉了,但是因为撞击力的缘故,馨没有端住碗,“啪!”一声,碗摔倒地上。 

这声音很响,骤然间,我拥着馨一动也不敢动! 

馨同样不例外,她的脸羞红无比,静静地趴在我的怀中,听着主卧的动静…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