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尸变

尸变


古代阳信县有一个老翁,是城郊蔡家店人,他和自己的儿子一起在离城四五里的地方开了一家客栈。店面比较小,主要是招待过往的客人,行商走路的,就像是今天马路边上的野店一样。往来的客人倒也熟悉了,车夫、商贩便经常会在这里歇息。

这一天临近黄昏的时候,又一起来了四位客人。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赶了很久的路,看到这家客栈,不禁很宽慰,终于不用害怕在野外过夜了。然而不巧的是,这天偏偏客人比较多,等他们投宿的时候竟然已经没有了空余的房间。四个人不禁面面相觑,现在天色已经很暗了,再去找别家客栈还不知道要多久,便央求主人给想想办法,千万要容留他们在这里歇息一晚上。

店主人沉吟了一会儿,忽然想起还有一个空旷的地方,可是肯定不会合客人意愿的。四个人一听,忙说道:“我们只求能有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场所足以,不敢再有别的什么奢求。”

原来这个老人的儿媳妇刚巧死了没几天,现在尸体正在后院的一间房间里停放着,他的儿子也出去到县城里购买棺木还没有回来。这个房间倒是很安静的,只是恐怕客人惊惧。四个人商量了一下,赶路已经很累了,再说四个人在一起又有什么害怕的呢,一介女流,死了又能有什么威风呢,便决定就在这里住下。

老人引导着四人来到了灵堂。后院离前面店铺还有一段不算短的距离,中间要穿过一条很长的廊檐。夜晚在不知不觉中已然降临了,周围一点声响都没有,黑漆漆的寂静。

“吱呀”一声,灵堂的门被推开了,四个人心里不知怎地便是一激灵,房间里点着两只蜡烛,不过烛捻都很短,烛光昏昏策策的不住晃动着,五个人的影子长长的拉在了墙壁之上。一个人可真是不敢接近这样的地方。

四人仔细的打量着屋里的摆设,放蜡烛的桌子后面是一张木床,上面搭着一个白色的帐子,帐子里显然便是死者了,可以看见她身上穿着缎绿色的寿衣,有一张纸蒙在她的脸上,头上是一个一般已婚女子常扎的髻。离这张床左侧几步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大大的塌铺,正好能容下几个人并着躺下。

四人奔波至今都已经很累了,就谢过了老丈,掩上了门准备歇息。

其中那个叫张三的是个色鬼,胆子也比较大,就提议说:“这小娘子也不知道长得什么模样,不如我们看上一看。”其他三人也都是走惯江湖的人,不以为怪,不过还是不敢自己过去,便哈哈笑着怂恿张三上去揭了女尸的面纸,给大家一瞧。

张三也不推脱,走了上去,走了上去一把把纸揭开,不禁呆立于地,啧然有声。原来这女子长的甚是漂亮,因为刚过世不久的缘故,皮肤还是相当地水嫩。面庞虽然已经失却了血色,但也只不过比一般人略白而已,并不是那种令人一见就发渗的惨白。不过面颊上的肉还是已显出了僵硬。

众人一见也都围了上来,细细的打量着这死去的夫人,七嘴八舌的猜测着这妇人的死因,不过,大家倒是一致认为这女人死的太可惜了,这种美人,可实在是死一个就少一个了。

议论一番,大家便让张三把遮面纸重新给女尸盖上,好去睡觉。

大家躺下不久就都进入了梦乡,可是唯独张三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暗自发狠:“自己整天跑来跑去,却连个老婆都没娶到,这小地方竟有这般女子,谁知却又红颜薄命,真真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

思想间,他却渐渐有了邪念,听得同伴们都已沉沉睡去,他不禁想:“这女子眼见刚死不久,这一副好皮囊就这样浪费了也实在是可惜,不如……”他使劲的拧了自己一把,告诫自己不得胡思乱想,可是欲念一生就再也难以驱散了。

色迷心窍之下,他不禁悄悄的爬了起来,来到了女尸的旁边,灯下看去,不仅不觉得恐怖,倒比刚才更见添了几分姿色。

张三暗暗一咬牙,心想有什么好怕的,她就是爬起来了,也还是一个女人,还是要被自己这大老爷们儿搞的。

女尸悄无声息静置在床上,遮面纸下的面容也看不太真切,被门缝里渗进的风一吹,平添了几分诡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