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极品家丁绿帽改编版巧巧篇

极品家丁绿帽改编版巧巧篇

「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呢?」这是林晚荣出征突厥后,巧巧独自坐在梳妆台前想念他。只见巧巧精致的小脸微微蹙着眉,身为少妇已经颇久的她身上还是有些褪不去的稚气。盘起的黑发与她尚青涩的面容构成一种奇异的惑媚。

「巧巧,又在想夫君了吗?」洛凝的声音在窗外响起,却是凝儿在外面见到巧巧又是这般发着呆,心里有些疼惜,特意来安慰她。

「凝儿姐姐……」巧巧急急地去开门,洛凝扭动着盈盈一握的蜂腰,款款地走进房间。自从和四德搞上后,洛凝是如鱼得水,阴阳调和啊。眉间的春意一天比一天旺盛,少妇的饥渴得到满足后,脸上的气色似乎也好起来了。

洛凝走进房间,见案几上放着缝了一半的枕巾,知道这个小妮子心疼林三在军中无人照顾,等他回来后,要把所有衣服都翻新一遍,好让林三住的更舒服些。

她含媚的眼眸一转,却是想到了一个安慰巧巧的好办法。

「巧巧,夫君走了好几天了,你……想不想那个?」羞人的话语一出口,洛凝脸上也是有些晕红,虽说平时也经常调戏这脸皮薄的丫头,却不像今日这般直白。

巧巧的落寞和思念果然被羞意取替了,霎时红透了小脸,直到胸口也有些酡色。她低头小声道:「凝儿姐姐,我……不知道……」「咯咯」一声轻笑,凝儿已知自己的方法成功了,心中却想再逗逗这个小丫头。她往巧巧靠近一步,玉手搂着巧巧的纤腰,说道:「巧巧,告诉姐姐,夫君是怎的对你使坏的。」说着,手上还轻轻捏了一下巧巧的嫩肉。

「啊!」巧巧被洛凝的挑逗吓得往边上一躲,娇哼一声,羞红了脸看了看洛凝,却见她脸上满是戏谑之色,巧巧也大胆地一挺酥胸,娇声调戏道:「却不知道是谁每天晚上黏着大哥,要……要抓栏杆,撕床单呢……」洛凝被巧巧的话勾起了和林三的风流床事,娇笑一声道:「小妮子还调戏我……」说着扑倒巧巧身上,两人打闹起来,互相在巧巧房间追逐着,凝儿使坏地扯开了巧巧的外衣,露出她了刀削般滑嫩的肩膀,巧巧也不甘示弱,大胆地在把洛凝的裙子掀了起来。

平日里,巧巧都是乖巧可人的,从不与任何人争斗,所以每个姐妹都疼惜着惹人怜的小妮子。也就只有洛凝,两人曾与林三一起两凤迎龙,婚前又是闺中密友,所以巧巧私下与洛凝一起的时候才这般大胆。

两人追逐间,却是扑倒了书桌上,把上面的书都打翻了。

「啊……姐姐我投降了,你看,桌上的书都掉了……」巧巧停止了嬉闹,蹲在地上收拾起书本来。洛凝正要去帮忙,却别见一幅素描露出了半张纸,模模糊糊地看不清上面的内容。在这大华之内,素描的本事只有林三才会,想必这是林三给巧巧画的,洛凝抽出了那张画,巧巧一惊,就要过来夺。

「姐姐,不要看……」巧巧整个人扑在凝儿身上,凝儿却把画藏在身后,不让巧巧碰到。洛凝蛮腰一转,却是躲开了巧巧,趁着空当一看,画上的内容却是让她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两眼直直发亮,正要细看,巧巧已经一把夺去了那张画。

「小狐媚子,趁着姐姐病了故意来勾引我的夫君……」洛凝挤眉弄眼地调戏着巧巧。原来那画上正是林三因梅砚秋之事与洛凝第一次闹矛盾后,洛凝病倒香塌,林三去看洛凝时,在洛凝的香闺中替巧巧画的半裸照。

画上却是,一个似喜还羞,欲遮欲露的女子,罗衣半解,钗髻凌乱,胸前的鲜艳乳珠,恰如新生的樱桃,鲜艳欲滴。整个画面娇羞,美丽,隐隐还含着些的味道。

洛凝却是瞧见了画中的背景是自己以前的闺房,心中回忆,已知这幅画是当初自己病倒时所画的,难怪当时听见了一些羞人的声音,原来是在做这档子事,夫君真色……「凝姐姐,不要说了……」巧巧被洛凝调戏得全身发烫,她虽然羞涩,但身体却极为敏感,被洛凝语言逗弄,两腿间已经有些湿意,却是想起了林三与她不足与外人道的蜜趣。

洛凝感觉到气氛有些旖旎,心中也有些浪起来,她贴近巧巧,咬着她的耳垂道:「巧巧,大哥不在,你……难受吗?」玉手轻轻抚上了巧巧的酥胸,刚刚追逐时撕开的衣服间,隐约可见一对椒乳要跳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