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义灭亲之刑审淫母

大义灭亲之刑审淫母

大义灭亲之刑审淫母



(一)

清朝乾隆年间,一队车仗行进在山间小路上,队中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官人格外显眼,那正是当今科举状元小杰,年仅二十三岁的他在殿试中拔得头筹,深得乾隆器重,但出人意料的是他自荐回到家乡山阴县做父母官,皇帝挽留不过,只有答应先让他任两年的山阳县县令,并赐他两名大内高手雾雨和雷电,左右保护其安全。

一路上小杰都在想象自己此次衣锦还乡,家中的父母会怎样为自己骄傲,虽然家中也还算富裕,但父母对自己的学业始终大力支持,而小杰也够争气,在同窗们纷纷放弃学业娶妻生子的时候,他还是埋头苦读,到二十三还未谈婚嫁,终于金榜题名。

队伍进入了山阴县,百姓们看到新任县官竟然是老王家的独子,纷纷交头接耳。小杰发现众人虽然对自己很是关注但言谈举止间并无羡慕之意,甚是奇怪。
倒是小杰家的邻居张婶在人群中大喊:「小杰你家中出事了,快回去吧。」
「什么,家中出事了?」小杰脑袋一蒙,连县官交班都不顾,单带着两大高手就往家里赶。

「小杰啊,你可回来了,」一身丧服的王母晓芬早就迎在门口,想是已有人通知了她。

「妈妈,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小杰有种不详之感。

「就在上周,你父亲在出去做生意途中感染了风寒,回来没几日就……呜呜呜……」晓芬说着说着就抽泣起来。

「啊?」身为孝子的小杰犹如五雷轰顶,差点跌倒过去。

在灵堂上,老王平静地安躺在棺木中,灵堂上,哭声一片,晓芬更是泣不成声。

小杰强压着心头的悲痛,过来安慰自己的母亲:「妈妈,人死不能复生,你可别把身体哭坏了。」

回到后堂,刚才一直不发一言的雾雨凑了过来,在小杰耳边悄悄说道:「我看老爷面无憔悴,不象是病故的样子,倒象是在健康状态下毙命的。」

「什么?」小杰猛然回头,追问道:「你的意思是?」

雾雨双拳一抱:「卑职不敢妄言,只是需要检验下老爷尸体方可确定。」
「好,等晚上我会替母亲守灵,你们随我一起。」小杰下定决心要将此事搞个水落石出。

当晚,小杰和雾雨、雷电三人守在灵堂,在确认四周无人的情况下,小杰给雾雨使了个眼色。

雾雨来到老王的棺木旁,用手在老王身体上敲摸了半刻。

「大人,卑职已有结论,」雾雨向小杰禀道:「老爷骨骼断裂,内脏也有破损,想来是被高手一击致命的。」

「什么,你肯定?」小杰还有些不敢相信。

「千真万确,」雾雨坚决地说。

「还有一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雷电也靠了过来。

「你说!」小杰发现父亲之死中的谜团越来越大。

「我发现令堂大人步伐轻盈,象是久习武功的样子。」

「什么,怎么可能?我妈妈自十八岁嫁入王家,十九岁产下我,如何会武功呢?」

「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但此事实在蹊跷,而且以令堂的功力,应该可以查出你父亲的真实死因。」

「你的意思是我妈妈有事瞒着我们?」小杰更加糊涂了。

「这个在下就不敢妄言了。」雷电也比较谨慎。

「大人,此事必然事出有因,我认为我们可以先行监视令堂,看她有没有异常再做结论。」雾雨出了个主意。

「好,就这么办,今晚我们一起潜伏在我妈妈的院子里,看她有什么问题。」
一行三人悄悄来到主人院子,就藏在晓芬卧房窗外的灌木丛中。

夜快三更了,晓芬的房间里竟然还亮着灯,三人藏下才一会,屋顶上飞下一个人影,径直串进了晓芬的房中。

「看身影象是孤独郎君啊!」雾雨自言自语道。

「什么,孤独郎君?」小杰惊诧道:「那个打家劫舍掳淫妇女的孤独郎君?他不是沉寂十年了吗?」

「正是,不知他此次出现与老爷的暴亡是否有关联?」雷电示意二人一起偷听屋内的动静。

「你怎么还敢来,我儿子回来了你不知道?」是晓芬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