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淫荡女儿和父亲

淫荡女儿和父亲



有天,放晚学后,我穿着一件红色的吊带,下身穿着白色的短裙,怀里抱着一摞书,走出教室,准备回家。由于是夏天,而这个时候是我们学校给予学生在校最大自由的时候,借着朦胧的月光,我见三三两两的同学,在花园里散步、聊天,不禁觉得心旷神怡,遂也迈步走向花园,想从园里的小道上走出校门。

当我走到一少有人走过的灌木丛边时,忽然一个戴着遮住上半个脸面罩的蒙面人一跃而出,右手捂住我因惊吓张开的嘴,左手横在我胸前将我的双手别住,紧接着就把我往花园角上的凉亭里拖,我不住的挣扎,可再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他的铁臂。来到凉亭,他放开左手,从屁股兜里掏出一把匕首,贴在我的脸上,吓的我马上停止了挣扎,双手一软,书掉到了地上。这时那蒙面男人才移开捂着我嘴的右手,而我由于害怕,没敢叫喊,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浑身战栗,不知如何是好。

那蒙面男人把我的双手背到身后捆住,让我坐在他怀里,这样我们就像一对情侣一样,虽然偶尔有人从不远处走过,但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那男人左手搂住我的腰,右手伸进我的吊带背心里,在我的乳峰上摩挲,我的那粒小豆豆不争气的站了起来,而且气鼓鼓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硬。他用拇指和中指轻轻的搓弄,食指不住的点击,无名指和小指则继续在乳房上徘徊。弄的我竟然忍不住从紧闭的双唇中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

这时那男人放开我的腰身,左手接替右手撩拨着我的乳头,右手则移到右乳开辟第二战场,我的呻吟声也不由得加重了。就这样被他把玩了一会儿,他的头凑到我的耳边,轻轻的对着我的耳孔吹气,轻咬着我的耳垂,然后又移向我白皙的脖项,轻吻着。我终于张开小嘴,销魂的"啊"了一下,他马上即使的用嘴接过我的呻吟,肆意的吻着我的嘴唇。而这时候的我心里的害怕已经被情欲代替,同时一种好熟悉的感觉漾上心头。稍微努力集中一下思维,使劲嗅嗅这男人的气味,我立刻明白了:是爸爸,是我亲爱的爸爸!想到这,我不禁又是一阵兴奋,也故意不说破,开始去享受爸爸玩的花样带给我的不一样的刺激。

当爸爸将舌头伸进我的口中时,我立即将丁香小舌主动送上。亲吻了一会,爸爸将我的右乳交与他的左手,右手撩起我的短裙直接向我的三角地进发,在那里爸爸隔着我内裤那层布,抚摸着我那两条白嫩修长的大腿交汇的地方,用中指在我阴阜中间来回的摩擦,本来就有点湿气的护阴布立刻湿得一塌糊涂,我的躯体开始不断的扭动着,想发出欢愉的呻吟,无奈口被爸爸占据着,只有呜呜的哼哼着。

慢慢地,我的大阴唇张开了,爸爸将我那已经湿得不成样子的小内裤搓成绳,搁在大阴唇与大腿的凹缝中,右手开始直接拨弄我的花蕊,还将把中指和食指并在一起,插进我的阴户里,慢慢的抽动,一点点地深入,伴随着爸爸的深入,我的呜呜声也越来越急促,当爸爸的双指完全插入时,爸爸还用拇指撩拨了一下我那突起的小阴核,我马上浑身触电般颤抖了一下,花朵里已是花蜜溢然。

爸爸不断搅动着手指,撩拨着我的阴蒂。我并拢双腿,不断的摩擦,摆脱了爸爸的亲吻,贝齿咬着嘴唇,尽力不发出淫糜的呻吟,其实因为是怕我自己忍不住叫出‘爸爸’以免让他知道我已经认出他了。这时爸爸的鸡巴早就涨得不成样子,他再也忍耐不住了,迅速把我的短裙扒了下来,吊带也撩了起来,并将我的身子转过来面向他,月光下我的一对白嫩的椒乳顶着两颗红樱桃霎是可爱,阴户正淫水淋漓的对着爸爸,两片又红又嫩的小阴唇撑挺得胀硬,除了末端那块鸡冠形状的小皮尚有皱纹外,里外嫩皮都绷平得光滑,阴蒂胀卜卜的圆头布满血丝,尖端凝吊着一串阴户流下来的淫水,亮晶晶地闪着反光,垂垂欲滴,阴道口像鱼嘴般一缩一张,暗示着欢迎随时候教。

爸爸还想再撩拨我一下,于是把涨得发亮的龟头在我的鱼嘴上摩挲,这下让我开始吃不消了,遂把小嘴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噢……好难受……痒死了……啊……爸爸……不要再磨了……酸麻喔……嗯……酸……你要干就尽管干……别再折磨你的女儿了……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