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无心插柳得一情妇

无心插柳得一情妇

(一)

我和马艳丽能成为情人纯属偶然。

2003年的9月中旬吧,我和二个朋友章杰、赵军开车去东海县一个开窑场的朋友哪里喝酒,到了那里就在他窑场里买好酒菜找了几个当地的他的朋友开喝。

我平时的酒量还算是过得去吧(高度白酒6、7两)可是那次没用酒杯,是用碗(主要是在窑场没那么多的杯子)。开始两碗下肚还行,桌上连我们这边三个人大约有八个人(嘿嘿……那次喝的太多了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我和每一个那边的朋友都得干上一碗白酒!结果是喝完了酒是怎么上车往回来的都记不起来了。

在回到我们城市的时侯(估计当时我那两个朋友也喝的不少),其中一姓赵的朋友提议:“不回家了上徐州玩去。”我和另一章姓朋友(他开的车)在酒劲上头之时也是边边叫好,打电话又叫上市内的一叫孙勇朋友准备上高速去徐州。

在刚要出外环时后来的那个孙勇的说:“哪个女的不是马艳丽吗?问她去不去。”

我当时还没有醒酒,眼睛都睁不开,嘴里接着他的话囔囔着:“停车,她在哪?把她带上!”

于是开着车子追到马艳丽(当时她骑着自行车)问她去不去徐州玩。

我们其实和她也不是很熟,只能说是认识而已,我记忆中她当时见我们面包车突然停在她前面拦住她被吓了一跳。她说都这么晚了去徐州干吗?(当时已经是下午快到4点了)。我们几个趁着酒性说,“不算晚,从高速路去最多二、三个小时就来了!”(我们这城市离徐州大约有200里多一些)“保证不让你回家的太晚!”等等,反正当时我们几个是极力游说,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之意!

她当时可能是没经过这场面,有点架不住劝说,又好像是找推辞的说:“要是去,我也得和我婆婆说一下才可以的。”

我们几个一听有点希望都囔囔:“那你去说一声,我开车和你一起去,离你家远一点等你。”

她骑着自行车我们开着车跟在她后面走了差不多有五分钟拐了两个巷子,她停下车说:“前面就快到我家了,你们在这等我好了。”

我们就停车等她,她回去大约有十分钟就出来了。

我们几个当时真是很高兴!没想她还真的能去,就叫孙勇将副驾使的位子让出来给她坐,他到后排来坐(当时我是坐在副驾使位子的后面)。

她上车后说:“我和我婆婆说和朋友上徐州买点东西吃晚饭时回来,你们晚上七点前能不能回得来?要是回不来我就不去了,我老公那时间就回家来的!”

我在她后面说:“这你放心肯定能在七点前回来的,从我们这里到徐州来回走高速路也不过只要二小时,我们在徐州玩个把小时就回来也不过七点钟。晚上我还得回来有事呢!”

她说:“可得一定在七点时回得来,要不然我老公生气就烦人了!”(她估计也是没去过徐州,也不是了解汽车的车速)

我在她身后安慰她:“你放心好了,我们几个你看有像是坏蛋的吗?他们几个人要真的是长的像,我也不像啊!”(其实当时心里想,上了贼船还不知道!嘿嘿……)

我跟她说话时估计其他几人可能是看插不上嘴,就用手偷偷来掐我。当时一是酒喝多了神经麻木,二来也可能是酒后和女人说话,特别是心里还有那么点想法,也就没有觉得甚痛。后来是酒醒了才觉得身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当时我是满口的酒气,头伸到前排和她有话没话的找话说,她当时被我曛得皱着眉头,不想理我(这是她后来和我上过床闲聊时说的)。

我们的汽车上了高速去徐州离徐州市区还有四、五十里时车子发动机出了些故障。

(二)

汽车的发动机虽出了故障可还能行驶,只不过车速慢得比手扶拖拉机强不了多少!本来开车的章杰因为是喝过酒了车速不敢开得过快(我们三人中他因为得开车喝得最少),车速也就刚达到高速路的要求,就这二百多里跑了近两小时,还没到市区就已经快到六点了。

马艳丽掏出手机看看时间,有些着急的说:“都到六点了还没到市区!那得等到什么时侯才能回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