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女矿工

女矿工

那段时间没有上班,在家里闲着没事,就想出去转转。于是便给义马一朋友打电话,问他那里有什么好玩的没。谁知朋友却说,你要没事的话别想着玩啊,过来帮我一段时间的忙呗。我这里最近忙不过来。朋友家是开煤矿的。我就问朋友我能帮什么忙啊,该不会要去给你挖煤吧?朋友说,挖煤还用不上你,你过来来矿上帮我招唿着就行了,仔细一想也没什么事情,便答应。第二天驱车前往。

到了矿上,其实我也没什么事情要做,因为他事情比较多点,不能经常呆在那里,所以我去的主要任务就是每天呆在那里就行了。说是招呼,其实就是没事来回转转,让工人们知道老板虽然不在,老板的朋友却在,不至于我朋友不在的时候,工人们乱来。

刚开始一两天还挺新鲜的,到了第三天就有点受不了了,主要是寂寞难耐啊!即便是出去找女人也得开车走好远。我心理哪个郁闷啊,不过就在我晚上睡不着觉,睁着眼睛企求上帝给送个女人的时候,上帝还真他妈给面子,真给送来了个。

那是矿上一个工人,主要任务是作饭,四川的,以前没发现他是因为我从没去过厨房,吃饭时间反都送到办公室了。还就是哪天晚上实在睡不着出去转悠,那女人在洗衣服,我才发现的。他就住在厨房旁边的屋里。我看见她在洗衣服的时候,就走过去了,仔细一看,张的不能说漂亮,但是很丰满。一对大奶子,标准的一农村少妇形象,看着也蛮干净的。看者很贤惠很实在很害羞的那种。既然有目标,不上是白痴。注意打定,便开始事实攻击。先是嘘寒问暖,接着是没事找事的聊天。2天后本狼看时机成熟,便决定晚上动手。

到了她屋里,她也没说什么,就说让我坐。然后给我倒了杯水,我也知道他明白我来的目的,生过孩子的女人,28了什么不知道啊,再说了她一个人在这里打工,她自己也有生理上的需要啊,我没多说,就说今晚我住这里了,她也不说话,转身出去帮我打水去了。

水来了以后,洗脸洗脚,洗完了我脱了裤子就上床上了。她也不说话,就那么笑笑。

说实话现在想起来哪个笑还很清晰。她又换了一盆水,自己洗了洗脸,我心想,终于可以开始了,谁知道她有打了一盆水,我说干吗啊,她说,「急个撒子吗,等一哈就好,我把身子洗洗,免的你说俺们山里人身子脏。」靠,真是急病人遇上慢郎中,不过想想,洗洗也好。

我说我也洗,你来给我也洗洗吧,她又是笑了一下,把水端到床边,我就故意站着不动,她很羞涩帮我脱了小裤头,然后很仔细的洗了洗俺地小弟弟。完了她自己也洗洗了。终于等她她上床了。

本来打算一上来就先把这几天憋的火好好的消消,可又一想,急什么啊,漫漫长夜,这么多时间,不好好玩玩多浪费啊,可心理也还担心不知道这小姐姐会不会玩(她比我大3岁),不管了,先开始再说,我就故意拿话逗她,我说:「小姐姐,我这一上你的床可就是你的人了,你今天晚上打算怎么处置我啊。」

她又是笑笑,看这很娇媚的说:「你个坏东西哦,上了人家妹子的床,还要问人家怎么处置你,我看是你心里想怎么处置人家妹子,是不是撒。」我说:「是,可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玩。」这时候她就很小心地说:「我也不知道撒子是会玩,这样嘛,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要得不?」多善良的姑娘,居然担心自己不会玩而让我不高兴。

说实话当时心理真的有点于心不忍,不过还是很快被那些涌上来的欲念给淹没了。我就说:「好,那你先给我添添嘛,你的舌头肯着好象可软,先添我一遍再说。」她还是没说话,又是笑笑。然后便很仔细的开始添了,从脖子开始,一点一点很仔细很小心的添着,哪个认真的劲头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看者她一点点的象我下身移动,哪个舒适的感觉真的没办法形容,她就一直那么掘着个大屁股一点一点的添着,我没有让她添小弟弟,因为我想留着小弟弟等一下再享受。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她帮我添脚牙子,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唆,脚底板一寸一寸的添,那种又麻又氧的感觉,简直能让我飞到天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