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年后的母子突破上部完

年后的母子突破上部完

第1章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难圆的梦,这个梦无时无刻不在指引着我们的处事方向。

当然,之所以不称之为理想,就是因为它的不现实性。

如果你能轻易达到自己的梦想,证明你是个不思进取的人,给自己定的目标太狭隘。

当然,如果你的梦境很华丽,整天将自己包裹在梦里不愿醒来,那也是不可取滴。整天买彩票,难道你也整天算计中得的奖金应该怎么来详细支配吗?那样就痴人说梦了。

以上论述,和本文无关。别骂我。之所以说到梦,是因为我从小到大有一个梦境,感觉很真实,又很虚幻。

梦里的我也就四五岁,好像是中午,在睡梦中被说话声吵醒。睁眼看见妈妈趴在床头看着我,而他身后则有一个陌生的叔叔。妈妈见我醒来就去伸手抱我,但是身体确是前后摇晃的。直到我睡眼惺忪的被妈妈扶起,才看到妈妈的裙子被叔叔放下。妈妈说这是专给人打针的医生,妈妈在被人打针……许多年过去了,我已经分不清这是一个梦还是一段真实的回忆。只不过从那时起我就特别害怕打针,甚至高考考取了高分填报志愿时,我的第一排除专业就是医学,以至于到现在再看那些考取了医科院校们的后进生们,心中却羡慕起了人家的滋润生活。

上文说了,梦会指引着我们的处事方向和方法。自从自己懂得了男女之事后,便时不时地去回想那个似真似幻的梦境,对于老妈,好像也带着些许的道不出的感觉,指引着我以后与她的相处方法。

同志们等不及了吧?我也觉得我现在婆婆妈妈的像极了大话西游中的唐僧。

好的,同志们,赵本山大叔说后面略去七十八个字,我直接来个略去七百八十字吧。

故事已完。谢谢同志们鼓掌。

开玩笑了哈,要真是那样,估计我的信箱又得爆满,大过年的找骂不好,那我就拿出初一的事情详细描写下。狼友们,沉住气,事情是这样滴……大年初一头一回,串访亲朋好友,好像全国都一样吧。初一的早上天没亮,我就拉着老婆出门了,好不容易走完所有人家,太阳已是升到了头顶。本来昨晚等本山的小品等的脑袋发胀,早晨又在明哥家喝了点,加上明晃晃的阳光刺得我眼睛睁不开,于是换老婆驾车,想赶紧回家补个觉。

马上就要到家了,老婆手机响了。是她一个已远嫁南方的同学打来的,今年回了娘家过年,初三就再回南方,想让她去玩一会。娘滴,没办法,我只能下车,嘱咐好老婆慢点开,早点回,然后胀着脑袋回家。

打开门后,发现客厅电视开着,换了拖鞋准备上楼上的卧室。这时从书房传出老妈的声音「你们三奶奶家去了没有?听说你们那个北京的大爷今年回家过年了?」我揉着眼睛循着声音进了书房,发现老妈正拿着个尺子在书桌旁站着。看到我自己进来,就接着问我老婆怎么没回来,我跟她说明了情况。

「去三奶奶家了,那个大爷没回来,听说是为了避开坐火车的高峰期,年初三才来。我爸去哪了?」我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往外走。

「你在这拿着个尺子干啥?」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回头问老妈。

「你爸被你叔叫去喝酒了。后脊梁又痒痒」,老妈一边说着一边把尺子又伸到了衣服里面挠后背。

老妈有银屑病,也就是牛皮癣。我小的时候就有这病了,那时候在老家我经常给她挠后背。像花斑一样,一块块的挠下来,然后被挠过的地方就会通红,有时候还会渗出血来。

老妈在我小时候经常说,长大后当个医生,好好给她看看怎么回事。

然而最后我辜负她了,原因是什么?她或许永远不会想到。

后来断断续续的看了很多医院,药是没停过,正方偏方的弄了不少。上了高中就没再给她挠过,她也曾经跟我说过基本好的差不多了。今天要是我老婆在家,她是断然不会当着面去挠的,虽然这病不传染,但是不好看。老妈爱面子,这个我最了解。老婆到现在也不知道我妈有这病。

「脊梁上的还没好?我看看来。」我又回到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