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那些年我们一起操过的后妈

那些年我们一起操过的后妈

一个非常普通的早上,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小区门口,李刚正在和他的妻子韩艳梅告别。

「老婆你先回去把,公司的车就要来了。」「没事儿反正也不急着去店里,这次你进山又要多久才轮休啊。」「这次进山要把三期工程的地基打好,最起码也要一个月。我不在家里力力就交给你了。」「你就放心去吧肯定不会让你宝贝儿子渴着饿着。」就在这时一辆大巴停在了路边,李刚接过妻子手中的旅行箱就上了车,韩艳梅一路目送大巴离开了视线才掉头回家去。

回到了家中,李大力已经煮好了粥正等着她回来一起吃呢。「韩姨我爸已经走了啊。」「恩,你爸这次得去一个月呢。」李大力盛好了粥。「韩姨你吃了早饭再走吧。」韩艳梅走过来摸了摸李大力的头:「力力你真是懂事啊,我儿子要你一半省心我就知足了。不过今天没时间了我得早点去趟库房,你吃完了自己上学去啊。」说着进屋换衣服准备出门。

李大力一手端着碗埋头喝粥,其实两只眼珠子正透过门缝偷瞄后妈韩艳梅换衣服,可惜门缝太小实在看不见什么东西。不一会门打开了,韩艳梅伴着一身香风走了出来,她今天穿了一件粉红色女式衬衫,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紫色乳罩,下身穿着一条拉绒紧身打底裤,外面套了一条包臀的黑色短裙,蹬着银色的凉鞋,拎着一个红色的坤包出了家门。

************李刚从小在乡下长大没怎么上过学。16岁就进了一家水泥厂当工人。38岁那年李刚原来的妻子得了癌症,撇下她跟14岁的儿子李大力去了。厂子生产科的胡主任照顾他,提拔他当了施工部的一个小领导,还给他介绍了一个城里媳妇也就是韩艳梅。韩艳梅当时36岁,已经离异两年儿子归了丈夫,自己在市区开了一家女装店。两人认识没多久就草草结婚,李刚带着李大力搬进了韩艳梅的房子。

结婚后李刚大部分时间都扑在了工地上,只有轮休才能回家。总算儿子李大力从小就老实,虽然一直不肯管韩艳梅叫妈,但两个人处的也算是和谐融洽。

这一天,李大力在学校的体育课上一不小心跟隔壁班的几个流氓学生起了冲突,虽然名字叫做大力可他是出了名的胆小怕事,结果被几个小痞子一顿臭揍,鼻血跟自来水似地流,止都止不住。后来总算几个年轻老师出面制止,带他去医院做了处理,开了病假让他回去休息半天。

李大力一路捂着鼻子回到了家,钻进爸妈的房间打算玩会后妈的笔记本电脑。
这时突然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吓的赶紧合上电脑躲进了大衣柜。

不一会门就开了,先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大姐,好不容易等到你男人走了,我可是的胀得受不了啦,今天得让我好好弄弄。」「慌个屁!时间多的是!

你这个瘟生不好好陪老婆就知道缠着老娘。」这是后妈的声音,李大力一个激灵。
「我老婆哪有你会弄啊,我恨不得天天跟你弄。」「哼,今天不把老娘搞爽了你以后再也别想沾老娘的身子!」李大力撞着胆子偷偷得把衣柜打开一点缝,眯着眼睛往外看。只见两人的衣服脱了一地,后妈韩艳梅光着大屁股躺在床上,床边一个黑瘦的男人正把头埋在韩艳梅的两腿中间使劲的咂着,吞吐唾液的声音清晰可闻。

「恩!舒服!猴子,再用舌头伸进去舔,别咬」「大姐,你下面味道还是这么骚,逼水止都止不住。」李大力知道这个叫猴子的男人,他是后妈店里的伙计,没想到爸爸刚走她就带人在家里偷情。李大力心里很乱,不知道该不该出去制止他们。

舔了一会,韩艳梅有点吃不住了,她起身拉起了猴子,坐在猴子的腿上,一把握住猴子的鸡巴,拿手揉了起来,笑着说:「狗东西,今天非玩死你!」猴子一边享受着她的套弄,顺手把她的奶罩推了上去,径直把手伸到韩艳梅胸前,揉着那两团肥软的奶子,舌头在韩艳梅的脸上脖子上舔来舔去。

衣柜里的李大力眼睛都快直了,近乎全裸的后妈就在他两米不到的距离,两只的肥奶挂在胸前,乳晕还特别大,颜色深得发紫,奶头已经呈柱形,显然是让男人咬出来的。两团肥白的奶肉在猴子手上变换着各种形状,皮肤散发出一种迷人的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