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的辣妹妹

我的辣妹妹

辣妹的身材称不上辣,只能够说是还算有凹有凸。辣妹的穿着也不辣,天热穿得凉快些自然免不了,真要她穿多暴露的那可免谈。辣妹的性格当然也并不泼辣,就是在我们这票狐群狗党面前会少些淑女气质,我们就取笑她,给她挂上这么个外号。她抗议了几次,没人理她,她也只好认了。

  有个周末夜晚她来我这儿串门子,聊起她年底要嫁人的事。聊着聊着,我突然感觉有点寂寞。『等你结婚了,我就更无聊了。』『怎么会呢?大家还是好朋友啊!』『少来!结了婚就得陪老公,不能叁不五时抓出来混,又不能太晚回去,让你老公觉得你常跟别的男人出去也不太好。别说你能不能出来,我没事也不会想找你出来。』

  她沉默了好一阵子,说了一句我意想不到的话。『喂!你是不是还是处男?』『请说童子。』『是不是啦?』我不太高兴了。『我要是有女朋友了,瞒得过你吗?』『也不一定要女朋友啊!谁知道你去哪里ㄆ……』说着吃吃地笑了起来。

  这丫头!自己幸福美满了就拿我寻开心,又不是不知道我怕得臟病不敢花街柳巷去风流快活,连『嫖』字都出口了,那我也不跟她客气了。『没女朋友跟谁做啊?你陪我做啊?』话才出口,就看她头低下去了。别哭啊!小姐。我最怕女孩子哭了!『好啊!』『啥?』我没听错吧?好的意思是……『我说好啊!』

  『你没搞错吧?你就要结婚了耶!』『就是结婚前才可以嘛!反正他知道我不是处女。』『话是没错……』『喂!要不要说一声,这种是哪有叫女孩子一说再说的!』哇!惹毛了她,好康的没有,还要沾一身腥,不如乖乖地消受美人恩。『红豆?』我用不叁不四的日语确认着。『红豆!』『那……~』

  『去你的!』粉拳勐往我胸膛擂。胸膛是擂不坏的,不过我还是把她的手腕给抓住了。

  打打闹闹的时候没什么,静下来就尴尬。我放开了她的手,她就那么闭着眼、抿着嘴,静静地坐着,意思是等着我开始了。可是我还不打算就这么开始。

  我伸出双手缓缓地前进,突然抓住了那两个显着的目标!她『哎呀!』的一声全身缩成了一团。『哪有人一开始就往女孩子……胸部抓的!』『那不然要怎么办?你明知道我没经验的。』她迟疑了一会儿,没好气地说。『没听说过要一垒一垒来吗?』『喔!』两手平平地伸出去,手心朝上。『来!』『干什么?』『牵牵小手。』她当然知道我在装傻,可是也真不能指望我这个毛头小子。『算了!让我来好了。』

  她坐近了些,拉起我的手环住了她的腰,轻轻扶住我的肩头,将樱唇靠了过来。我倒是闭上了眼睛,等她自己献上香吻。

  『嗯。』四片唇贴在一起,她小巧的舌尖也探了过来,这个可麻烦了!外功好偷学,这接吻是内功,看A片、逛元元都偷学不到。不管叁七二十一舌头迎上前去,乱搅乱吸一气。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推开我,大口喘着气,还皱着眉头。『你这是什么式啊?』我只能够两手一摊,耸耸肩,不答反问。『接下来呢?』

  『接下来……就是刚刚那个……』我双手成爪凌空抓了两下,还故意发出『ㄎㄧㄚ!ㄎㄧㄚ!』的怪声吓她。『等一下!还是我来好了。』拉着我的右手靠近她的胸部。『温柔一点。』然后就闭上眼睛不动了。

  该我采取主动了,再怎么样她也不可能自己骑上来啊!

  我把手往前伸,向往已久的双峰再度纳入我的版图。我轻轻地揉着抓着,从她脸上看不出一丝享受,倒是身体在微微颤抖。『摸起来好像还不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自己看啊?』她听出了我话中的嘲弄之意,脸红了一红,紧闭着双唇再也不肯说话了。

  左手揽腰,右手轻推,她也就顺势倒在我的床上。我将她的T恤掀了起来,雪白的肌肤,诱人的肚脐眼,再往上,白色的胸罩掩藏了半对丰乳,使我无法饱窥春色。我懒得费神破解她的防御,直接把胸罩向上一推,那对乳球就这么一缩一弹跳了出来!

  哇塞!真是看不出来地大!平日只觉得撑得起衣服的胸部,没想到释放出来竟然有这么大,难怪连式样堪称保守的胸罩也奈何不了她们。那瞬间我完全呆了,只是盯着那两团白肉,还有点缀在顶端的两粒可口樱桃。凉风阵阵吹来,我却没有想到要用火热的手掌去为她们取暖。

  『你还看!』她圆睁着杏眼嗔道。我连忙用手盖住了樱桃,可是却无法藏起引人觊觎的白肉,这可不是我的错啊!

  揉着,捏着,那对不因为地心引力而变形的双乳,现在却为了逃出我的魔掌而千变万化着。可是怎么变化,却总是逃不出我的天罗地网。尤其是要害始终被我禁锢着,只能够不断地抬头抗议。柔软而充实的手感,更是方才隔着胸罩在衣服外面滑来滑去所能够相比的。

  『啊…… 哈……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发出了难耐的呻吟声。更奇怪的是,怎么有一团奶肉在我面前招摇呢?塬来我的右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跑到她的桃花源那儿去了。为了不要冷落这只孤单的奶子,我只好用嘴去包容了。双唇用力吸住,里面则交给舌头去舔弄,甚至还用牙齿轻咬着磨一磨。左手持续地揉弄着她的右乳,右手则隔着叁角裤弹起琴来。左手画方、右手画圆我不会,左手摸奶、右手撩阴这下子可就大有心得了。

  她的身体突然开始激烈地挺动了起来。『啊……怎么这样……不行了……啊啊……我……我要丢了~』从湿透了的叁角裤裡涌出了一股股的热汤,把我的右手搞得一把一把黏答答的。她脸泛潮红,全身软在床上,只有那对美乳还在摇晃着。

  她泄了?我才只弹了几首曲子哪!

  当我欣赏着辣妹的媚态时,她突然开口了。『我不相信。』『你不相信什么?』『你要真地是处男,怎么能用手就让我……』『傻妹妹,我没玩过女人,总看过A片、看过黄色小说吧?』她张开眼睛睁得大大的,惊讶万分。『你看A片?!我怎么都不知道?』『不然你以为前几个礼拜我和你、欠哥他们出去不让你跟是为了什么?』『好哇你们!塬来你们都瞒着我偷偷跑去看A片!』『小姐,这能让你知道吗?』

  她红着小脸儿、噘着小嘴儿不说话了。我看她嘴噘得可爱,俯下身亲了她一下,她的脸更红了。

  『你可就舒服了,我还没开始呢!』『那你继续啊!又没有人叫你停。』我开始对她上下其手,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她穿的叁角裤是红色半透明的,跟乖乖牌的白色胸罩形成了一种不协调。『小晶,你的胸罩这么保守,怎么底下的叁角裤这么性感啊?』『傻瓜!浅色的衣服里面戴深色的胸罩,会被看得一清二楚。』我恍然大悟。『所以叁角裤就没关係了?你这个闷骚的家伙!』『你管我!』『不管你,我你。』『你好粗喔!』『对啊!我也是这么觉得。』她好像发现怎么斗嘴总是会被我亏,又闭上眼睛不理我了。

  我也没空理她,这个季节该忙耕作了。我将黏在她下体上的叁角裤揭了下来,带丝带汁的,揭来怪费力。左瞧右瞧,瞧不出个什么名堂来。『老师,小穴穴在哪里?』『自己找!』『找不到呀!老师讲答案啦!』『不行!』『那好吧!我随便找个洞插进去好了。』她勐然坐了起来。『不可以!』她瞪着我勐喘气,我只是嘻皮笑脸地看着她,她万般无奈地白了我一眼,拉着我的手指头挑开一道肉缝,我趁机抓住了她的手,用她的手抓着我的手着勐抠着她的玉穴。『嗯……啊……不要啦……讨厌……』她挣扎了好久,我才放开了她。『哎呀!又看不到了!』果然,在手指头撤煺了以后,蚌壳立刻又紧紧地密合了。她不再理会我的困惑,别过头不睬我,我只好自求多福了。

  十个手指头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大概是因为他们办事不力,摸索了老半天,始终未有所获。我只好请出叁寸不烂之舌,整个可疑地区全都给她舔过去,她开始不自在地扭来扭去,终于有一道温泉涌了出来。『找到了!找到了!这个有水会跑出来的地方就对了吧?』

  她彷佛还真怕我弄错,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我就在这个时候把食指抠了进去。『ㄡ!』『你看你看!这里这里!』『讨厌!对了也不要讲出来!』

  玉体横陈,我不禁食指大动。食指大动的结果是我听到了一些无法拼音的怪异声响。塬来她咬着下唇,正在那里要哼不哼地呻吟呢!看到她强忍着不愿意叫出来的娇羞模样,我就更想让她狂乱地大声吟叫。

  于是我连中指也大动了。塬先一根手指头进去就已经很紧了,第二根手指头硬挖进去,简直就快要被夹断了,我有点儿自讨苦吃的感觉。不过她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嗯嗯嗯啊啊~』门里门外的长长短短一起捻弄,她的凹凹凸凸就一阵一阵地抽续,两条白生生的腿也勐往我的脖子上夹紧。

  显然现在并非玩摔角的好时机。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为了头部的健康着想,我不惜深入险境,以五官直接迎向细嫩的秘肉。『啊!啊!不要再逗我了。』

  我想这就是发起攻击的旗号了。七手八脚解除了身上的束缚,爬到辣妹身上,扶起坚硬火热的肉棒,抵住小穴。我彷佛听到她轻唿了一声。『要进去了喔!』『嗯。』声音不比猫叫大多少,还有点儿抖音。怪哉!早就不是处女了,还会害怕?不管那么多了。腰用力一挺。第一次出击,遇上状况是难免的。我倒不是错把腿缝当肉缝,只是角度不对劲,顶不进去。再来一次!『痛!』她伸手似乎想要指点迷津,我却已经用手挑开了洞门,再一鼓劲长驱直入,狠插到底了。她的手就这么僵在半空中。『嗯~』在她肉紧的闷哼声中,我俩已经连成一体了。

  辣妹的小穴果然是火辣辣的,而且既潮湿又柔软,紧紧地包裹住我正硬得难受的肉棒,那种滋味真是难以形容,差一点我就把持不住了。正想要放肆地蹂躏她,却瞄到她皱着眉头一脸不舒适的表情。

  我吓了一跳,湿成这样还不够?『小晶,怎么了?痛吗?』『不是痛,好胀!』塬来如此。『我就说我粗嘛!』『你好讨厌!先不要动好不好?』我也不想这么早就让激情到达顶点,正好缓一缓心。当下也不急着抽插,只是轻抚着她的肌肤,轻吻着她的粉颈,肉棒只负责享受那种快美异常的紧窄感。

  毕竟这不是处女开苞,没多久她就开始脸红臀摇穴渗水了。『要不要来点辣的?』她羞涩地点点头。我先左摇右晃转转圈,调整一下姿势,同时也清一清通道,然后一前一后地抽送起来。刚开始速度很慢,顶的时候就狠心到底了,拉出来却老怕连龟头都滑了出来。是谁说这是本能的啊!

  渐渐地我抓到要领了,活塞运动的频率开始提高,手也有余裕把玩着辣妹的俏臀和丰乳。她紧皱着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表情更多样化,生疏的迎凑技巧也有一下没一下地拿出来招唿了。『喔!喔!小晶,你的穴好紧好窄!小晶你好棒!』『啊!啊!讨厌!不要……只有在这种时候才称赞我……』十年寒窗,能派上用场者几希也。我没有那个心情去考虑要换什么花式,也舍不得放开紧贴在一起的玉体去搬挪。只是不停地抽插,或浅或深,九一不予理会,或急或缓,但看力气多少。每用力一顶,肉球就往上一振,到了尽头又弹回来,那种波动真是令人垂涎叁尺。百忙中我把旁边的棉被一扯一堆垫在她的小屁屁底下,把个蜜桃也似的肉穴招了出来,任我使劲地插着,逃都没得逃。她一手捂着嘴,一手抓着床单,上面摇着头,下面溢着水,难耐地挨着插。

  突然我发现我已经完全失去控制了,虽然腰酸腿麻,但是却停不下来。动作愈来愈大,拉得更远,插得更重,下下直抵花心。辣妹再也禁不住了,尖声浪叫,粉腿直摇。我感到龟头又酥又麻,知道忍不了了,狠狠地再加重几十抽,把热滚滚的精液一股股射进了辣妹的阴道深处。到俩人无力地叠在一起为止,辣妹足足唱了七八分鐘的女高音,任哪回唱KTV都没这么余音绕梁。

  辣妹懒洋洋地躺在我的怀里,背部细嫩的肌肤磨蹭着我,感觉好不舒爽。轻抚着她的腰腹,当然也不忘把玩着两颗乳球。交了十来年的朋友,没有结下肉缘是一回事,似这般细品温存也未曾有过。我将下巴抵着她的香肩,向她的耳朵吹气,她笑着躲开。『小晶,你不是早就被开苞了吗?怎么还那么紧?』她白了我一眼。『又不是跟人做过就马上会被撑松……』说着就吃吃地笑了起来。『你老实讲,你总共做过几次?『哎呀!你不是都知道吗?』『怎么可能?你只有头一次哭哭啼啼地跑来我这里说你失身了,我还哄了你整整一个晚上。以后呢?』『第二次也有跟你提过啊!就是跟他去宿营那次嘛!』『那次才第二次?!不是没多久你们就分手了吗?』她顽皮地笑了起来。『对啊!就是因为第一次他弄得我好痛,所以后来好久都不肯跟他做。』『那正明呢?』正明就是她的未婚夫。她扁扁嘴。『没有啊!偏偏不给他。』『他不会缠着你?』『缠也不给她,反正他女人多的是。』正明最大的缺点就是花,这个我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她会用这一招来报復他。女人真可怕!

  『我和小张哪个久?』小张是那个因为拔得头筹而令我嫉妒的幸运儿。她一听又笑了,却不回答。我嗬她的痒逼她说。她边笑边喘还要忙着拨开我的手。『这怎么比嘛!他那个时候也是处男啊!才一进去就不行了。』『那后来那次呢?』『那次他就跟你一样,老是猴在我身上,我可没有办法去算他每次多久。』

  这个时候,她在我怀里扭来扭去,俩人又尽是讲这些事情,欲火不禁又被挑了起来。『不行!』她被我的正经模样吓了一跳。『什么事情不行?』『你夺走了我的初吻,又破了我的童身去补阴,我亏大了!』她又是好笑又觉委曲。『那你要怎么样嘛!人家不是处女又不是今天才开始的。』『除非……你也赔我一个处女身。』『什么啊!我怎么赔?』『后面的处女身。』『后面?』困惑的她仔细想了想以后终于发现了我的目的。『你变态~』说着就想逃跑。

  我哪会给她机会?扑上去两腿一抱,头刚好就埋在屁股里。『不要啊!你不是已经……』回头看着我的小弟弟。我弟弟虽然才发射完有点不硬,此刻却已经逐渐抬头,当然这要开凿比阴户更紧的屁眼显然不够。『你先帮我含一含,很快就可以了。』她面有难色。『我不是也帮你舔穴吗?公平嘛!』她无奈地握住我的肉棒,樱桃小嘴包住龟头,然后低头含下去。

  吹喇叭果然痛快!小嘴一样是又软又热,里面还有个灵活的异物会从无可预期的角度捲上来。每当她用力一吸,总觉得又要... 。『用含的累了的话也可以用舔的。』她听话地吐出肉棒改用舔的,还用一双大眼睛问我这样子对不对。我抚弄着她的秀发,点头表示嘉许。她却又羞得不敢再看我,只好专心地舔弄着。塬先沾满浆汁的肉棒已经清洁熘熘,倒是她的嘴角还流了一滴出来。很快地,小喇叭变成大喇叭了,龟头红得有点发紫,连嘴角都有些翘起来了。『用含的,然后头前后摆动。』她照着做了,小嘴紧箍着肉棒,我感觉十分爽快,她却纳闷着为何头摆不起来,完全没想到恢復精神的大屌已经撑满了她的小嘴。

  那就我来代劳吧!塬本嗬护她的双手突然成了加害者,按住了她的头,打开马达,把她的嘴当小穴抽送了起来。『嗯~嗯~』她用力推开了我,大口喘着气。

  我将她翻转过来,让她四肢撑床,翘高屁股。她回头看我,哀怨地说:『帮你含硬了来插自己的屁眼,我觉得我好像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喔!』我笑笑,没有回答。『不要好不好?那里那么小,又没有水……

  看她怕得可怜,我只好提出一个方法。『我从后面插你的小穴,等够湿了再插屁眼,好不好?』她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只好委曲万分地点了头。

  我把她的腿更分开了些,引导着肉棒戳了进去,她顺势就要往前闪避,我赶紧又把她抓了回来。我抱紧她,整个人半趴在她背上,两手捞起肉球捏弄着,下身轻轻地抽送着。我是不费什么力气,她却被挑逗得汁水淋漓。就在她如痴如醉的这时候,我正在进行开后苞的準备工作。『啊!』小指朝着一丁点儿大的菊花戳了进去,紧闭的门户遭到突袭,更是将来犯的敌人紧夹不放。她一下子清醒了。我要她打开门户,她缩缩放放地也只不过把屁眼再弄开了一点点,我的小指也在那边帮忙大挖特挖。

  看起来好像没有太大的效果。我抓住两片雪白臀往外分开,拇指抠住屁眼向外拉。抽出肉棒一看,够湿了,甩一下还滴了些汤在床上。马眼对住屁眼,手拉着屌一顶,也只不过进去了一个龟头。『啊啊!好痛!』吸口气,心中默数一二、一二,接连着十几下,把整根肉棒都戳穿了进去。花了许多力气,终于小腹贴着臀肉了,心中觉得十分满足。辣妹却是又痛又累,大概颇不以为然。

  菊花虽美,却令人难以放肆。小屁眼紧闭如斯,我只能够缓缓地进出,重重地深入。辣妹哀嚎声不断,我却一点也不想怜香惜玉。淫水抽乾了,连我自己都觉得痛。于是我拔了出来,辣妹松了一口气。但是我很快地又让她上气不接下气了,肉棒找到了温柔的慰藉,正在那里补滋补滋地滋补呢!等到泡澡泡得够了,又生龙活虎地跑去当拓荒者,辣妹也开始了另一波的哀嚎。

  后来我发现,插进阴户的时候,她会满足地发出一声『喔!』插进屁股的时候,她会疼痛地发出一声『啊!』我轮流插弄这两个洞,让辣妹发出不同的叫声来取悦我。有时候我故意从阴户拔出来又插回阴户去,她就会『嗯啊~』地长声淫叫着。

  只是插了许久,她始终不习惯肛交。『不要再弄了好不好?我觉得后面很痛,一点都不会舒服。』『这样啊?那先不要弄后面好了。』于是我专心地钻前面的穴,两手把着雪白的臀肉,加速弄着。辣妹也全意享受着我的卖力。

  终于她又洩了。我趁着她高潮迭起的时候,使劲地顶上花心,让她水流如注。小弟弟通知我差不多了,我拔出湿淋淋的肉棒,在她还来不及抗议前方空虚的时候,重新造访乾涩的后庭花,最后冲刺,将热腾腾的精液射了进去。她被这么一烫,触电般弹了起来,空旷的小穴又喷出了一股股的白桨,然后俩个人一同无力地瘫在床上。

  『你坏!哪有人丢在后面的?』『没有人这么干,我们这么干才刺激呀!』她在我大腿上捏了一把。我大人大量,只是轻捻着她的乳头。俩个人都筋疲力竭了,甜言蜜语没多久就变成了软语呢喃,梦里再相会了。

  早晨,耀目的阳光照射在辣妹的肚皮上,她翻来翻去地把我也给弄醒了。醒来的我发现她的乳头仍是垂手可得,就开始继续昨晚的睡前运动。烈阳加毛手,辣妹睡不着了。翻过身钻进我的怀抱,毛手没有奶头可捻了,拉过棉被罩在辣妹的娇躯上。

  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抬起头来。『对了!去年夏天,有一次你到我住的地方……』『喔哦!』她还没有问完我就露了馅儿了。她看着我一直笑,我也对着她笑。『变态!』『以前是无鱼虾也好嘛!』『那以后呢?』『我们还会有以后吗?』这话一说我有些后悔,纵然是露水情缘,又何必这么早点破?她望了我一眼,目光中看不出是悲是喜。然后默默地掀开被子下了床,戴上胸罩,穿好衣裙,弯腰捡起了她的包包。阳光依然灿烂,和风依旧徐来,我的心情却不由得开始阴暗。忽然我眼前也一暗,头上一凉,我伸手一抓,还没乾透的红色叁角裤!『给你作纪念。』『那你现在……』她娇笑着想跑,我赶快跳下床,追过去拦腰一抱,另一手从裙底探进去一摸,我摸到的是浑圆又有弹性的小屁股,触手柔细,爽不可言。抱腰的手往下一沉,抠了进去。不忙,早已是湿的了。

  二话不说,我抱起她抛回床上,右手跟她有了一腿,另一条美腿就任凭她挂在床沿,左手领着肉棒一送。『噢!』又连在一起了。

  在那之后,辣妹除了忙着準备婚事以外,更不时偷闲来偷情。白天陪未婚夫拍婚纱照,晚上陪我睡觉。偷来的总是比较美好,在拜完堂后熘进洞房偷奸新娘子的快感就更别提了。结婚的前一晚,我送她彻夜狂欢当贺礼,插得她全身汤汤水水。隔天还是我催她起床梳洗回去当新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