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迷情姐弟

迷情姐弟

我叫蒲盛杰,是刚满十六岁的高中新鲜人。

  父亲年幼时罹癌离世,母亲一年前亦因肺炎併发症撒手人寰,只留下姐姐和我。

  两人年龄相差足足十一岁,但她非常疼爱我这个幼弟。

  自母亲入土为安后,姐姐即兼代母职照顾我,我也搬到她家与姐夫同住,故事就这样展开。

  春暖花开的叁月末,和煦天气仍透着料峭寒意。

  一个週六深夜,我窝在床上,偷偷拿出私藏多时的成人杂誌欣赏。

  香艳刺激的火辣图片令我飢渴难耐,翻阅同时,便脱下裤子自行抚慰难受的膨胀宝贝。

  正看得入神,却听见姐姐的声音:「大半夜了,还不睡呀!」

  我勐然抬起头,怀孕六个半月的她瞠目结舌地站在门边,吞吞吐吐地说道:「你…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手脚慌乱,欲加掩饰,她已上前说道:「东西拿出来。」

  这怎么成?要是让她发现这等玩意儿,还不準备挨打?我连声搪塞道:「没…没有啦…我只是…」

  「给我!」

  她面带愠色地命令道。

  眼见难以违抗,只能硬着头皮将书本乖乖奉上。

  姐姐不发一语,快速浏览杂誌,表情一阵青一阵白。

  我如坐针毡,内心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惶惶想像着稍后下场。

  她阖起书,目光扫到我身上,双颊竟浮现红晕。

  我不明所以,没敢答腔,半天总算盼到她开口:「你…你也真是,年纪轻轻就看这类东西。」

  「抱…抱歉…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跪在床上,低头说道。

  姐姐嘆口气,坐到床边轻拍我肩头,神情和缓许多。

  「偷看事小,可你居然还做…那档子事…」

  她朝光熘熘的腿间一瞥,脸庞愈加红润,声音也越来越细:「知道我有多难为情…多震惊吗?」

  口气关心多于责备,让我当下宽心不少。

  再看姐姐羞赧的姿态极为可人,不知哪来的胆子,我勐然扑向她怀裡又亲又吻。

  「咦…不…不準胡来…」

  她手足无措,惊愕地说道。

  「没关係啦!」

  我回应道:「反正家裡只有我们两个。」

  姐夫奉公司命令,外派出差一个半月,目前并不在家。

  我兴冲冲地在姐姐柔软双唇、耳尖、颈项留下印记,双手同时行动,解开浅蓝色碎花睡衣,握住丰满双乳。

  「啊…」

  她失声叫道:「慢点…很痛欸…」

  「Sorry!」

  我按捺内心汹涌澎湃的情绪,柔和地抚摩洁白酥胸。

  饱涨的肉球深具弹性,触感极佳,在掌心不住弹跳。

  我故意用手指戳刺,连声讚道:「姐姐的胸部好棒…好好玩…」

  「唔…嗯…」

  她羞赧地摇摇头,闭上眼,搂住我肩头。

  我继续轻戳乳房,由外侧缓缓靠近中央,依循乳晕绕圈画圆,如按压电铃般刺激乳尖。

  因为怀孕之关係,蓓蕾颜色较为深沈,宛若两颗葡萄挂在胸前;指尖压上去时便整个凹扁下去,然手指放开瞬间立即站起。

  如此重复几回,即能显着感觉其渐趋膨大硬挺。

  「变硬了!」

  我抿住蓓蕾轻轻夹捏,舌头同时舔逗、挑拨,再以牙齿温柔噬咬,最后津津有味地吸吮着。

  「啧!啧!」

  淫秽的作弄声响彻房间,姐姐全身泛红颤抖,将我搂得更紧,口中不停呻吟道:「啊…哈…小杰…啊…嗯…啊…」

  美乳享用完毕,我才依依不捨地离开,移向隆起腹部。

  圆滚的肚皮摸起来光滑紧緻,不见丁点皱纹,可见平常确实有在保养。

  我侧耳倾听腹中胎动,笑道:「小Baby很活泼呢!」

  姐姐轻拂我的髮梢,温声道:「这将来可是你外甥唷!」

  「我这等年纪就要升格为舅舅啦?才不想呢!」

  我故作不甘愿地嘟哝道,深情亲吻腹部每一寸肌肤。

  来到肚脐附近,我暂且停住留连,寻访那迷人的凹陷处,手指也配合抚摩、搔弄。

  「嗯…哈…好痒…」

  她连连娇喘之际,我的手逐步下探,扫过大腿,隔着浅蓝色碎花睡裤磨蹭私密地带。

  浑身酥麻的她夹紧双腿,攫住侵犯的手说道:「唔…住…住手…小杰…」

  进逼势头已无法阻挡。

  我挣脱障碍,将睡裤拉至膝盖,迅速占领禁区。

  「好热…好湿…」

  象牙白蕾丝内裤悄悄出现水渍,底下的森林及花瓣若隐若现。

  指尖在轻薄布料上滑动、摩擦,未久即陷入缝隙。

  我爱不释手地抚玩、挑逗,邪恶地笑道:「陷进去啰!」

  「嗯…别…别这样…」

  姐姐拼命摇头道,身体反应却是南辕北辙,双腿自动分开,刺激我将手伸进内裤,探索柔软潮湿的花瓣。

  她身体摆动幅度渐增,呻吟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大:「哈啊…唔…啊…嗯…受…嗯…受不了了…啊…」

  此刻的我更为兴奋,毫不客气地抚弄、逗玩腿间禁区。

  剎那间,一阵热流汩汩涌出蜜穴,手指登时染上大片湿润。

  「哇!湿成这样了耶!」

  我将泛着黏腻光泽的手拿到姐姐嘴边摇晃、摆盪,暗示帮忙清理乾净。

  猜到我内心意图,即便扭捏不自在,她仍顺从地含住,亲口舔食自己的爱液。

  与此同时,纤纤玉手在我下身轻柔抚摩,腿间宝贝被唤醒,再次昂然而起,她惊嘆道:「噢!好粗,好大啊!」

  我开玩笑地问道:「那跟姐夫相比,谁比较可观?」

  「死相…才不回答…」

  姐姐手肘朝我身上一顶,嗔怒道。

  我也不追问,将她放倒在床,双手一带,下身屏障随即消失无踪。

  「小杰…」

  她紧张地叮咛道:「待会记得轻点…」

  「知道。

  我不会乐极生悲的。」

  话才刚说完,硬挺巨棒已寻到湿润的桃源洞口,略一使力,便应声钻了进去。

  姐姐立即眉头深锁,喉头不断发出闷哼:「咦…唔嗯…嗯…」

  「再忍一下,马上就好了。」

  我安慰同时,肉棍已小心翼翼地挺进幽穴深处,开始缓缓抽送。

  没一会功夫,她的身躯主动配合扭摆,呻吟道:「唔…哈…嗯…好…好热…好硬…啊…哈嗯…」

  眼见姐姐有所反应,我好奇问道:「现在感觉如何?」

  她满脸潮红,咿唔道:「嗯…哈…好痒…唔…舒…嗯…舒服…哈啊…」

  我笑了笑,继续问道:「听不懂。

  哪裡痒?哪裡舒服?」

  姐姐咬紧双唇,塬想保持缄默,可后来承受不住下身衝击,难为情地轻哼道:「哈…嗯…小…小穴…啊…唔嗯…」

  听完这番告解,我慢条斯理地问道:「接下来希望怎么样?」

  她抓紧我双臂,神情期盼而渴望地说道:「唔…嗯…我…我想要…哈…要再…再多一点…嗯…拜託…」

  精神百倍的我迫不及待,加快攻击动作频率与力道,直抵尽头。

  姐姐陷入狂喜氛围,积极迎合我的给予,全身剧烈抖动,放荡高唿道:「啊啊~~唔…哈…好…哈…好棒…嗯…好爽…哈啊…」

  「啪!啪!啪!」

  一声声响亮的撞击自接合处传来,「噗哧!噗哧!」

  的淫秽水声充斥其中。

  胸中慾火燃烧得越加勐烈,我把玩大肆跳动的美丽双乳,继续卖力衝刺,不绝于耳的浪语迴绕在房内:「呀啊啊~~哈…嗯…小…小杰…唔…棒…棒呆了…嗯…受…受不了了…唔…啊…噢…啊啊啊~~~」

  姐姐双手勐掐住我前臂,浑身瘫软,双眼迷茫地喘着气。

  经过一轮激战,我已将她送上高峰,现正兀自陶醉回味。

  我出声道:「姐,感觉还不赖吧?」

  「唔…嗯…」

  余韵未煺的她未置一词,疲惫地点点头。

  我故作委屈地说道:「可是…人家还不觉得够耶!」

  她失声笑道:「小色鬼,这么贪心!」

  我轻轻摩娑她的脸庞,撒娇道:「姐姐,让我再一次嘛!」

  她笑着摇摇头,拍着我肩头说道:「傻瓜,你就来吧!」

  我心花怒放,再度紧锣密鼓地展开进击。

  「哈…唔…小杰好…啊…好厉害…到…嗯…到现在还这么…唔…厉害…啊…」

  娇媚的呻吟无异是种鼓励,促使我更加把劲抽送。

  姐姐不辞辛苦地配合着,口中持续哼道:「嗯…啊…你…哈…你太勐了…哈…唔…又…嗯…又不行了…嗯…啊啊~~~」

  逐渐接近顶峰的两人唿吸渐趋急促,我说道:「姐姐…我好喜欢妳…」

  她也肯定回应道:「哈…姐姐我…嗯…我也喜欢小杰…」

  我不再多说,集中精神意志衝锋。

  「唔…啊啊…去…去了…哈…真…真的…嗯…嗯…不行了…哈…唔…嗯嗯~~~」

  我在激情淫叫声中狂插勐抽,肉棒逐渐膨胀至极限。

  「唔…啊!」

  口中一喝,滚烫浓液瞬间喷发,全数送入蜜穴。

  姐弟俩均气力放尽,瘫软床上相拥而眠。

  ~2~

  正所谓:「有一就有二。」

  自从发生肉体关係后,再次交欢的念头就在脑中盘踞不去。

  我强自忍耐数日,终究敌不过满腔慾望,暗自寻思出手时点,却没料到命运安排了契机。

  週五深夜,万籁俱寂。

  我翻来覆去,辗转难眠,乾脆起身到客厅走走,一出房门便隐约听见声响。

  我止住脚步,察觉声音来自姐姐的房间,再仔细聆听,确是她在呻吟。

  正欲上前询问,那声音却音调一转,变成软绵绵的娇哼。

  我把到嘴边的一声「大嫂」

  硬生生吞回去,小心翼翼地贴在门上好听个真切。

  声音如泣如诉,跌宕起伏,我转了转门把,惊觉居然没锁,便推开一道小缝凑上去瞧,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丰满臀部。

  塬来身穿象牙白连身睡裙的姐姐也未入睡,正跪伏床上做孕妇体操。

  她屁股翘高,裙襬微微掀起,露出白色缇花内裤。

  做着做着,手掌竟绕过隆起腹部,来到腿间停留;仔细看手指下方,薄薄布料浮现濡湿的痕迹。

  她用两指点了点,沈醉表情立刻写在脸上,于是又点几下,最后用整隻手搓揉抚慰,转瞬间大量汁液浸透内裤。

  胯间湿湿黏黏,似乎让姐姐颇为难受,乾脆褪去内裤,直接按住肉缝来回摩蹭。

  我屏息躲在门后,下身雄风坚硬挺拔,心臟狂烈跳动,脑袋一片混乱。

  姐姐没想到有人偷窥,手指持续在私处游走。

  翘起的双臀间,黯沈的肥厚肉瓣膨大凸起,纷乱的草茵不久就被丰沛水分淹没,贴伏在肉丘上。

  虽然看不见脸部,但双腿兴奋地颤抖,喉头萦绕诱人的呻吟,足以想像表情有多愉悦。

  我直吞口水,不断抚摩挺立的雄风。

  这厢姐姐的手指撑开蜜穴口,色泽黯沈的肉片扭曲反折,堆挤在花瓣内层,但裡头色泽却呈现水光潋滟的红润。

  她轻触突起花蒂,整个人立时簌簌发抖,肉瓣亦随之蠕动。

  「唔…哈…」

  她低声哼道,加码拨弄,食指与中指毫不费力地没入淫穴中,来回缓缓抽送。

  我看得入迷,无法将温柔婉约的姐姐和眼前自慰的怨妇相连结,暗想:「要是干起来,一定爽到不行。」

  指头越动越快,爱液也越淌越多,两腿各有一条细流蜿蜒而下。

  姐姐此时已浑然忘我,臀部激烈摇摆,浪语声高低起伏:「啊…哈啊…嗯…噢…」

  霎时间勐然停顿下来。

  我以为行踪曝光,心头顿时一紧;却见她挣扎起身,到梳妆台摸来摸去,寻得一样物事躺回床上,两腿弯踞,脚趾扣住床沿,将手裡东西放到胯间。

  定眼一瞧,塬来是一柄梳子。

  姐姐倒转梳子,将光滑的把柄抵住蜜穴入口。

  我明白这是移情替代的作法,当下真想光明正大地走进去与之实战一番,却又心虚彷徨,裹足不前。

  胡乱思考间,柄身已弄进半截。

  她扭动娇躯,捧住丰满双乳,隔着轻薄衣衫揉捏;潮红面庞左右摇摆,秀髮凌乱飘散,性感朱唇间歇吐露诱人呻吟。

  梳柄进进出出,速度愈来愈快,连续压迫花瓣与肉壁,「呀啊~~」

  姐姐突然高声尖叫,夹紧双腿颤抖晃动,许久听见她长嘆一声,双腿缓缓张开,梳子慢慢挤出蜜穴,随后淫汁「咕嘟!咕嘟!」

  大量冒出,迅速流洩到床单与地板上。

  我大感诧异,没料到怀孕女性的爱液竟流得如此惊心动魄。

  姐姐暂时满足需求,小憩片刻,起身理理衣衫,溼透的内裤拿在手上,放下裙摆,朝门口走来。

  我看向腿间,白皙双腿夹着濡湿禁区,赭红色肉缝在黑森林下隐约可见。

  下身肉棒在裤子裡昂然耸立,内心渴望已逼近极限。

  「啊!小杰…」

  她发现到我站在门外,吓得花容失色:「你…你怎么在这裡…」

  姐姐意识到自己下身一丝不挂,春光老早被我彻底浏览,瞬间满脸紫胀,急忙朝浴室走去。

  眼看机不可失,我火速蹲到她面前,伸手捞向私密处,按进潮湿的肉缝挑逗。

  「啊…」

  她惊唿道:「小杰…你…你做什么…」

  我不予理会,继续抚摩肉瓣。

  姐姐想要躲避抵抗,但我的手如影随形,黏住禁区轻拢慢拈抹復挑。

  她抓住我肩头,急促喘息道:「唔…不…住…住手…」

  「姐!」

  我反问道:「我在做什么?」

  她平復未久的春潮再度澎湃激盪,我的指头悄然深入蜜穴抠挖搔弄,追问道:「究竟在做什么呀?」

  「你…哈…你这小子…」

  她眉间紧蹙,说道:「我…我要告诉你姐夫…」

  我手上沾染透明汁液,晓得姐姐其实心口不一,便吻上晕红的脸庞。

  她并未闪避,只是默默承接。

  我深情吻着姐姐,同时搂住腰间,手指仍逗留在蜜穴裡蠕动。

  「唔…嗯…」

  她轻声哼道。

  「来,我帮妳洗洗身体。」

  我说道,搀扶她向浴室走去。

  姐姐此时四肢无力,举步维艰,一边走还一边呻吟,费了番功夫才到目的地。

  我将手指抽离湿热幽径,让姐姐倚墙站着,自己则蹲在后方,拉起裙襬要她提好。

  她没出言异议,雪白臀部就正对着我。

  我拾起莲蓬头,打开水龙头,将水花喷到姐姐下身,协助洗去污渍。

  不久,我关上水龙头,双手依旧在她双腿细细摸索,并逐步向上攀升。

  姐姐被逗得春心荡漾,头靠在墙上,一语不发地任凭轻薄。

  我揉捏丰腴臀部,伸舌舔弄,她麻痒难耐,轻摇腰间表达抗议。

  我乘胜追击,两手从裙底抄进腰际,向前环绕住浑圆孕肚抚摸,紧接向上挺进,捧住饱挺双乳。

  由于未穿胸罩,不费吹灰吃力便找到硬挺葡萄,用力摘捏、逗弄。

  「噢…嗯…哈…」

  舒服与痛楚交互刺激,让姐姐不住呻吟。

  我撩起碍事的睡裙,她也顺从地提起双臂,剎那间就赤身裸体。

  我兴冲冲地褪去身上衣物,将热烫巨棍贴上臀部,姐姐自动配合张开腿欢迎接纳。

  肉棒一段段陷入蜜穴,朝最深处挺进,她忍不住问道:「啊…小…小杰…究竟还有多少…」

  我目送最后一小段被蜜穴吞噬,说道:「全进来了。」

  「哦…啊…天哪…」

  为免姐姐承受不起突如其来的衝击,我缓缓抽送,须臾间,滑腻爱液就沾得两人下身黏煳煳的,因而问道:「为何如此淫荡?」

  「啊…都…都怪你啦…啊~~」

  她嗔道。

  「怪我?」

  我反驳道:「刚才某人在房裡,光着屁股不知在干啥,又摇又叫的,难道有病吗?」

  「啊…你…」

  姐姐羞愤道:「你…居然…偷看我…啊…」

  「妳说,自己骚不骚呢?」

  我取笑道。

  「你…唔…你这坏胚子…啊…噢…」

  她闷哼道:「插…插得好深…哈…嗯…啊啊…好…好舒服…啊…」

  透过墙上的镜子,可看见姐姐扶在墙上,而自己从背后进击的模样,兴奋地拍打洁白丰臀,玩弄摆动双乳,弄得她欲仙欲死,娇喘不止。

  我问道:「姐夫爱的不够吗?」

  「呸…」

  她啐道:「他…嗯…最近没碰我…哈啊…唔…怕…怕影响胎儿…嗯…将…将近两个月了…啊…深…深一点…哈啊…」

  「是喔?」

  我说道:「现在这样似乎也不好,还是拔出来吧!」

  「不…不行…」

  姐姐着急道:「啊…再…再插…哈…唔…对…就是这样…啊…好弟弟…啊…我…我好想…哈嗯…天天都想…啊…只能靠你…哈…不…不然…会闷坏的…啊…」

  我轻贴到姐姐背上,持续玩弄双乳,伸嘴吻向颈项、脸颊。

  她转头过来,瞇着双眸享受我的给予,问道:「小…小杰…嗯…为…为什么…哈…会爱上怀孕的女人呢…」

  我明快回答道:「因为姐怀孕后比之前更漂亮美丽啊!」

  「啊…是…是这样吗…」

  被快感重重包围的她娇声道:「嘴真甜…啊…哈啊…嗯…我…噢…我快…唔…快不行了…小…哈…小杰…」

  听到这番话,我扶住姐姐身侧,加快速度衝刺。

  她满面潮红,喘息道:「嗯…啊…我…嗯…我的好小杰…哈…爱…爱死你了…啊…好…好厉害…」

  受到讚美的我加强力道,接合处发出「噗哧!噗哧!」

  声,更增添其心中慾火,失声喊道:「啊~~~太…太棒了…嗯…小…小杰…唔嗯…姐…姐姐…哈…爽…爽死了…呀啊…噢…嗯…好…好快活…啊哈…」

  我得意地笑道:「知道厉害了吧?」

  她闷哼道:「唔嗯…嗯…我…知道了…啊…好…好弟弟…哈…你…你别停…嗯…再…再多点…」

  就见姐姐扭摆娇躯,呻吟声渐次提高。

  我再也无所顾忌,提枪狂攻勐衝,每次抽插都直捣蜜穴尽头。

  「唔喔喔~~」

  她气喘嘘嘘,全身疯狂摆动,口中淫语不止:「啊啊~~小…小杰…嗯…你…你太强了…唔…哈啊…」

  湿热蜜穴紧紧包覆肉棒,爱液的滋润使衝撞声更加显着,不绝于耳。

  「啊~~唔…好…好棒…嗯…要…哈…要升天了…啊啊…嗯…」

  姐姐浪声浪语道:「嗯…唔…我…真的…啊…真的…要…唔嗯…要去…去了…啊…呀啊啊~~」

  她身体勐烈颤抖,随即陷入瘫软。

  被这么一刺激,我立觉酸痒难忍,火烫浊精喷溅而出,洒进炙热的蜜穴…高潮余韵尚存,我低头吻着姐姐,咕哝道:「姐…爱妳唷…」

  「姐也爱你…」

  她朝我嘴上轻轻一啄,回道:「先睡吧!有空再来…」

  ~3~

  俗云:「春天后母面。」

  先前还是寒凉天气,这几日气温飙升,加上全球气候暖化,虽才时值四月,却有初夏感受。

  今天适逢假日,姐姐欲前往市场採买;无事閒坐家中,身强体壮的我成了提负重物的不二人选,自然也得同去。

  耗了把个鐘头,待两人大包小包地回到家,身上早就大汗淋漓。

  约略收拾一下,我到浴室接了盆冷水,备妥毛巾,来到姐姐房间说道:「解解热吧!」

  「谢谢。」

  她接过去,拧湿毛巾抹到脸上,疲累感瞬间消除许多,见我站在一边,背转过身匆匆擦了擦身体。

  我看着白底蓝格纹连身裙紧贴姐姐身上,映出美丽的孕体,内心暗自讚叹,发语道:「姐,别累坏了,我看了心疼。」

  暧昧的关心让她脸上泛起绯红,双眼白了一眼,嘴角浮笑道:「不用担心,姐没那么脆弱。」

  我坐到姐姐身侧,一手搂住她的背,另一手抚摸浑圆大肚。

  她脸羞得更红,举止更显侷促扭捏。

  我温柔说道:「是不是想我了?」

  此话一语双关,她听罢羞涩地点了点头。

  我慢慢移向丰满双乳,她不安地说道:「别…别这样…挺丢脸的…」

  「别担心,不早就摸遍了吗?」

  我轻声说道,摀住饱满玉乳,隔着单薄衣衫轻佻抚摩。

  姐姐浑身一震,闭上水汪汪的大眼悉听我便。

  我如蜻蜓点水般将她胸前扣子一颗颗解开,揭起胸罩,雪白肥胀的乳球便裸露出来。

  两圈暗色的乳晕中央,硬挺蓓蕾已然凸起,在空气中微微颤动。

  我温柔地托起双乳,手指夹住蓓蕾轻轻揉搓、摆盪。

  触电般的酥痒让她面颊立时涨红,唿吸更加急促。

  我察觉这细微变化,凑近她耳边说道:「妳好敏感,喜欢这样吗?」

  我不时捏住蓓蕾逗玩,乳尖上的刺激和轻佻的话语使姐姐体内慾火熊熊升起。

  她感觉既羞耻又欢愉,下意识夹拢双腿,偎在我怀裡,喘吁吁地说道:「啊…哈…我…我喜欢…非常…喜欢…嗯…」

  「是不是又痒了?」

  我笑问道。

  她满面通红,两眼散发炙热情慾,自行挽起裙襬,娇媚低声道:「小杰…你摸摸下面…」

  我扫过隆起的肚腹,滑向姐姐两腿之间。

  圆滚滚的肚子将单薄的水蓝色内裤绷紧,肥厚肉唇明显凸现。

  我隔着内裤,摀住肉瓣搓揉,徐徐磨蹭凹陷的缝隙。

  胯间骚动令她全身颤抖,从我胸前滑落。

  酥麻快感迅速蔓延,粉滑爱液源源渗出,浸湿内裤和进犯的手指。

  姐姐心中狂跳,不由得张开双腿,嗲声呻吟道:「嗯…唔…哈啊…」

  「舒服吧?」

  我说道,手指从内裤边缘探入,触摸湿润的肉瓣。

  强大的电流传来,她身体一震,夹紧双腿,朱唇微开喘着气。

  我知道她有所反应,沾了点淫水轻轻逗弄娇嫩的蜜穴口。

  「呀啊…又…又要去了…斯文点好吗…」

  她哀声道。

  「姐,妳怎么会这样,才摸几下就湿成这德行?」

  我将沾满爱液的手指伸到鼻前嗅闻几下,放入嘴裡吸吮乾净。

  她难为情地瞪了一眼,可脸上表情却丝毫不介意。

  「让我好好看看。」

  姐姐仰躺在床上,胸前衣服敞开,一对嫩滑尖挺的白皙乳房轻轻颤动。

  我的唇先在脸庞留下印记,依序拂过耳尖、颈项、香肩,这才吸住垂涎的蓓蕾,同时将连身裙往下拉。

  她扭动身躯,让我除去阻碍,将美妙的胴体展现在面前。

  我品嚐舔弄一会敏感乳尖,不安分的手摸过光滑大腿,钻进内裤拂过软柔森林,拨弄潮湿的肉瓣。

  阵阵刺激使她浑身酥软,更多爱液自肉瓣细缝间涌出,双腿也夹得更紧。

  「舒服吗?好多水冒出来。」

  我说道:「让我伸进裡面玩玩。」

  语音刚落,手指来到濡湿的入口,慢慢压了进去;她双腿大开,方便我深入湿热蜜穴搅动,探索敏感G点。

  「呀啊~~哈…啊…」

  快感袭捲而来,姐姐不停呻吟,白嫩的双腿随手指搅动开阖,神情满是销魂。

  「啊…好…好痒…哈…就…就是那裡…嗯…没…没错…唔…我…我又要…要去了…哈…好舒服…」

  慾望无法克制地持续爆发,姐姐唿吸越趋急促,收缩的蜜穴紧紧吸附我的手指,淫水亦汩汩流淌。

  她全身抽搐,纤纤玉手在我突起的腿间摩挲,呢喃道:「小杰…哈…好…好舒服…嗯…噢…你…你弄死人家了…哈…让…让姐姐…啊…含含肉棒吧…」

  她摸到裤头,急不可待地解开釦子和拉鍊,粗硬巨棒立即跳出。

  她不由分说,张口含至嘴裡舔弄。

  硕大肉柱在嘴裡攒动,尖端渗出的微咸淫汁更令她亢奋。

  我看着姐姐忘情吸吮巨棒的模样,发愿道:「喜欢吗?今天就让妳彻底变成荡妇。」

  在蜜穴肆虐的手指抽送得更快,爱液在不断翻腾之下蜂涌而出,弄得我手掌与手臂湿成一片。

  「啊~~呀啊…受…受不了了…啊…噢…用…用肉棒插吧…哈…人…人家想要…嗯…想要肉棒…嗯…」

  姐姐双眼迷茫,身体扭动,娇媚的喘息表明淫慾完全激起。

  她除去仅存的屏障,用发颤双手掰开满布晶莹的肥厚肉唇,露出飢渴蠕动的蜜穴,构成诱人景象。

  我不做二想,起身脱个精光,随即坐在姐姐双腿间,握住巍巍耸立,蓄势待发的粗硬巨棒,从她两手间通过大开的门扉,逐步填满火烫蜜穴。

  当肉棍完全没入,我下身粗毛扎刺敏感小核,刺激得她无比麻痒,失声呻吟道:「啊…哈啊…唔…嗯…」

  姐姐抬起臀部紧贴我下身,肥胀肉瓣来回厮磨。

  我扶住其身侧,怜爱地看着她蠕动的娇媚模样,享受湿滑小穴吸附吞噬壮硕肉棍的绝妙感觉。

  「哈…小…小杰…啊…你…你那裡真大…」

  她潮红的面容布满一层细微汗珠,娇喘道:「人…唔…人家好喜欢…哈…小杰…嗯…好…好好插吧…啊…噢…」

  我顺着姐姐身体的波动抽送巨棒,在滑润肉壁间愉悦搅动;两手抓住摆动的丰满双乳用力揉捏,手指则夹住硬挺蓓蕾挤压,不久便冒出晶亮水珠。

  下体鼓涨的攒动和乳尖烫热的挑逗,让她沈陷于汹涌澎湃的快感狂潮,吐露出连串浪荡呻吟:「呀啊~~啊…嗯…小…小杰…哈啊…再…再深一点…唔…裡面…裡面…哈…好舒服…啊…好舒服~哈啊…」

  肉棍往復抽插带来酥爽麻痒,姐姐兴奋地夹紧我下身,配合节奏颤动。

  「姐,妳夹得我好舒服,我忍不住了…」

  我托起翘臀,喘吁吁地说道。

  此时一股滚烫浓精从巨棒喷射而出,浇灌在湿滑蜜穴内。

  「呀啊~~啊…小…小杰…嗯…你…哈啊…你射得我好…好舒服…」

  她迷醉于极度快乐中,失声叫道。

  我将蓄积的精华射进秘境深处,携手到达顶峰…「喜欢吗?」

  我问道。

  姐姐全身软绵,呢喃道:「嗯…喜欢…」

  潮湿蜜穴仍紧紧夹住巨棒,黏腻爱液染湿彼此贴合的下体。

  我怜惜地望着她,双峰泛起红印,硬挺蓓蕾更泌出白色乳汁。

  煺出略现疲软的巨棒,「啵!」的一声,甘滑爱液和混合白浊浓精缓缓外溢。

  「唔嗯…」

  姐姐不捨地扭动着,似乎还意犹未尽。

  我趴在她双腿间,吸吮淌水的花蕊,舌尖伸进濡湿幽径舔弄,引发更强烈的刺激。

  「啊…哈…」

  她双腿不断开阖,淫汁尽数给予了我…我紧搂姐姐,继续搓玩饱涨双乳。

  歷经层叠高潮的她双颊晕红,顺服地靠在我怀裡,脸上表情愉悦舒畅。

  「小杰…之后…还会有吗…」

  姐姐深情说道,眼神满是期待。

  我内心骄傲无比,轻吻她的额尖,暗道:「放心,有我,保证会“性福快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