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一个小姐的一段往事
还有两天假,趁还有空,写写小弟和一个小姐的一段往事。 

据回复的兄弟和管理员反应,小弟的文章过于写实,偏重技巧、经验,而非细节描述和故事叙述···更像是经验贴,技术交流贴,而非小说···从此篇文章起,小弟尝试改变一下风格,一是迎合兄弟们口味,二是确保不给管理员们添麻烦···不成之处烦请见谅··· 

故事发生在3年前。 

小弟大学在北京读,一个周边郊区的还算是名校吧。大学四年浑浑噩噩过了,一瞬间同学兄弟们各散东西,恍惚间才发现那段日子真的就那么过去了··· 

有些时候人会因为一点小事非常伤怀···小弟大学毕业后,恰恰就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借着准备出国考试的空档,小弟在原来学校的旁边,租下了一间公寓,名为复习考试,实际是泡泡妞,回学校走走,偷窥偷拍下女厕,缅怀下那段岁月。 

复习的日子非常无聊,就经常逛逛足疗保健店,打炮泻火。 

有天出去吃饭,看到路边有个小店,里面坐着几个女女,穿着不暴露,普遍年龄是少妇年纪,屋子中间一张桌子,女女们围着桌子聊天打牌··· 

衣着虽然不暴露,但是神态气氛却是非常性感,大家懂的,那种风尘味。 

这家店非常有特点,女女年纪都是轻熟,打眼看去,有年轻的,但是大多看来都是25-28左右,还有大概有30岁的个别熟女,一共有7、8个··· 

小弟一看,有门儿,而且小弟偏好轻熟女,于是暗暗记下店名:常青藤。 

晚上,小弟来到店附近,来回转了几圈,周围没有可疑人物和警车什么的,同时也多看看里面的几个小姐,从穿着身材,到动作神态,从远处都大概看看,有了个概念,但是离得太远,样貌年纪就看不清了··· 

小弟进店,还是有点紧张,估计脸又红了···真丢人 

里面有个穿的很保守的,上了年纪的大姐,大约四十岁左右,正在打毛衣···看到小弟进来,她先搭话:“做保健吗?按摩吗?” 

小弟喜欢玩通透一点的,匆匆忙忙没意思,而且自己又租了房子,于是说:“包夜。” 

还没来得及挑,大姐朝坐在拐角的一个女女扬了扬下巴:“你跟她进去谈价钱。” 

奇怪了,什么规矩,居然是和小姐谈价钱···可是小弟还没来得及挑呢,一看女女,晕,最年轻的一个,大概不到二十岁的样子···正在洗一条丁字内裤,擦··没抵住诱惑,也就跟着她进去了。 

进去后,她说:“你想包夜啊,500块,11点我跟你走,明早8点我回来。” 

既来之则安之呗,小弟也没什么话说,“那走吧”。小姐示意:“先给钱,我去换衣服,咱们走。” 

小弟在店外等,居然有种等女朋友的感觉。 

小姐出来了,高跟靴子嘎嘎直响,小弟一看,长靴子,短裤,长袖衣加个小西装,长发,大眼,年轻,还不错吧,也不算走眼了··· 

一路回家,小姐很调皮:“你为什么挑中我啊?”小弟才没有呢,是你们老板挑的 

她说:“是不是因为我年轻?”看来她真是很为自己年轻自豪。 

小弟为了她能好好服务,就买了些吃的,饮料,没办法,谁叫咱们是男人,要找个洞插呢? 

进了房间,小妞到处走着看了看,然后就自顾自打开了电视,小弟心里就有点不爽了,但是看着这么个年轻肉体,又不好意思说她,看着她奶子一颤一颤,不禁也是鸡巴暴涨。 

想过去搂过来先插几下爽爽,她一下子避开了:“咱们先看电视吧”··· 

切,谁怕谁,一晚上呢,怕我操不趴下你? 

于是开始看电视,边看就边摸摸腿,但是手怎么都伸不进胸罩里面去,女女毛病真多,小弟有点火,鸡巴也就知趣的软下去了··· 

鸡巴一软,没气氛了,没好气的说,那你不是想就这么睡觉吧? 

没想到,女女居然说:“好啊,那就睡吧”,径直往我床上一躺,穿着衣服,穿着靴子,就闭上眼睛了··· 

妈的,耍我啊,小弟居然一下子懵了,不知道该拿这么个妮子怎么办,娘的,换今天,马上玩一场霸王硬上弓,还不用你配合! 

碰巧小弟那时候心情不好,一看小姐耍无赖,也就没意思了,就这么闷闷过了一夜,早晨7点多,小姐就走了,小弟没好气,也不理她,就当扔了500块。 

过了两周,操情人操腻了,鸡巴又不安定了,又想起了那家“常青藤”,鬼使神差的,就走到了店门口··· 

进去,小弟就没好气,那大姐也连忙过来,“实在对不起啊,上次那妹子太小了,居然那么对你。” 

“你知道就好,你说怎么办吧”,那大姐说“钱进了帐,我也没办法,这样,这次我给你介绍一个最好的,活儿好,态度好,身材好,你俩怎么玩她都能配合” 

小弟一下子心动了,“哪个?”“她叫阿秋,你以后来就叫我曹姐,你记下我手机号,有新女给你送去” 

旁边一个黑衣服女子站起身来,好高啊,平底鞋,比小弟168的个子要高点,粗略估计应该有一米七 

小弟对高女倒是没什么大性趣,但是对曹姐说的“活好”比较感情趣。“行啊,那晚上我来接你” 

不多说过程了,晚上9点多,就有人敲门,小弟一开门,阿秋就站在门口,穿了高跟鞋,一下次到了一米七五多,全身黑衣服(后来得知她喜欢穿黑衣服),大腿有点粗,胸部鼓鼓的,长发,小披肩。 

说实话,脸长得一般,有点baby fat,算了,不是为了操脸,是为了操屄。 

小弟拉她进来,她笑着就和小弟聊天,说之前的那个女女对小弟太不好了,神色间颇有不忿···呵呵,还是挺善解人意的啊,小弟心中慢慢舒缓开来,让阿秋去洗澡,这妮子,洗澡居然不关门,真乖··· 

阿秋皮肤好白,乳房也很挺,长长的身子,但是腿不是那么长,而且大腿有点粗,阴毛稍显浓密,但是只覆盖了三角地带,她抬腿的时候,小弟发现阴唇直接吐出来,阴唇周围却没有什么毛 

小弟盯着看了一会,马上悄悄把摄像机放在了正对着床的位置,打开,然后用东西遮盖住,只穿着内裤,等着高个儿女女来给小弟出精 

看着正在运作的摄像机,小弟不禁心中更为高兴 

阿秋站在客厅里擦身体,小弟也一般欣赏美女出浴,发现阿秋的浑身上下皮肤非常平滑(还没摸不知道细腻不细腻),长腿上几乎没有伤疤,挺难得了···胸部非常坚挺,虽然不是巨乳级别,但是总是不断颤动,让鸡巴跟着奶子不断跳动 

小姐洗澡不愿意弄湿头发,所以干的非常快,小弟一把把阿秋按倒,就要套子 

阿秋说:“不给你亲亲?”骚货,小弟马上骑在她头上,直接把鸡巴插进她的嘴巴,像操屄一样开始操 

阿秋含着鸡巴,好像想说什么,呜呜的响,小弟也没理她,直接猛插喉头,看着她的嘴边留着唾液,心中满足 

插了几分钟,插爽了,看够了,拔出来,“波”的一声,阿秋脸上没有哀怨,只有兴奋:“好心急啊,搞的我也想要了” 

小弟伸手一摸,果然是骚货,淫水已经流到屁眼了 

小弟精虫上脑,马上分开她腿,就要插,阿秋拦住我说:“套子”,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个套子,飞速用嘴巴撕开,用嘴给我戴上了,真熟练,看来骚货自己也急了 

小弟得了允许,直捣黄龙直插到底,疯狂开始抽插 

身子底下的不是女友,只是为了泻火,管他时间,管他九浅一深,今晚就是要拿你泄欲! 

不停抽插,扛着阿秋的一双肉腿,只顾每次都插到最深处,十几分钟,一泄如注 

阿秋一直闭着眼睛,皱着眉头,不停地呻吟,但是不叫 

小弟从她身上下来,摘了套子,去洗了洗身子,然后躺在她身边,摸着她的小屄,乳头,嘴唇,问她为什么不叫?她说:“怕你周围邻居听到,你不方便”··· 

小弟心中一阵感动,阿秋又说:“很久没做了吧?这么急,弄得我疼,你真厉害” 

小弟说:“抱歉啊,心情不太好,弄疼你了” 

阿秋说:“没事儿,你舒服了就好,上次那妹子太欺负你了,我看你是好人” 

小弟说:“没啦,我想和她做,她也拦不住我,我就是不想为难女人” 

阿秋亲了我一下,去洗澡了。 

等她洗完,我们就抱着聊天,她边聊就边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给我清理龟头上残余的精液··· 

这个时候龟头最敏感,小弟阵阵酥麻,也越来越喜欢这个像情人,像女友的阿秋,一瞬间竟然觉得她像女友一般,忍不住拉她过来亲了亲她的嘴 

她却一下子躲开了:“我刚亲过你弟弟,嘴里味儿不好” 

小弟不理,索性咬着嘴唇,吸出她的舌头,忘情吸吮着,手摸索着她的阴道,揉弄着她的阴核,用鸡巴顶着掉在她胸口的美乳··· 

一会儿就又硬了起来,我问:“给我带套套” 

阿秋说:“你信得过我吗?我挺干净的,我们总是体检”,小弟这会几乎拿她当情人了,心中一动,本来就酷爱内射,马上把她扶在小弟身上,一插到底 

阿秋的屄里还是暖暖的,水也没有干,里面嫩肉层层叠叠,鸡巴每次进出,都有层层嫩肉,像肉芽,像舌头,刮擦着龟头的棱,又痒又麻···· 

顶到了最深处,却又能感觉的子宫口,龟头通过层层嫩肉,直达子宫口,再从里面拔出来,再经过嫩肉刮擦,阴道口的最后一次吮吸,实在让鸡巴乐不可支啊··· 

女人在上面,除了插屄,就是玩奶子了··· 

阿秋的奶子很挺,捏的出乳腺很大,而不是全部脂肪,略比小弟一只手掌大一点,刚刚好能捏弄 

一边捏着奶,一边咬着乳头,感受乳头上麻麻点点的小肉刺,感受乳头在嘴巴里不断变硬,下身鸡巴更是不断冲刺 

上面插头了,一把压倒阿秋,从侧面扛起她一条腿,插了进去··· 

这个姿势插得更深,次次到底,阿秋又露出了微皱眉头,闭着眼睛呻吟的表情··· 

我那么一瞬间,竟然以为她是自己女友一般,俯下身就亲吻她的双唇,舌头···亲着亲着,阿秋的眼睛睁开了,双手勾着我的脖子舌头不断舔着我的嘴唇,鼻子,眼睛脉脉盯着我,下身迎送着我的每次抽插,下面的屄,上面的嘴,都在拼命迎合着我,性交,这才是应有境界吧··· 

加速冲刺,看着阿秋的阴唇随着每次进出都翻翻覆覆,就像小蝙蝠的两只肉翅,偶尔露出花心的分红和尿道的一个小口,肛门的嫩肉也随着每次拔出被带出来一点··· 

冲刺,冲刺,然后深深顶在她花心,一股股射进深处··· 

十几次抽搐,射完了,我立起身子,慢慢拔出鸡巴,看着龟头滑出来的时候,浊白的精液和透明的爱液一起流出来,从粉嫩的颤动着的嫩穴深处,涌出来,旁边的黑色阴唇还在由于激烈的抽插而颤抖不已··· 

小弟把她的屁股拉到一边,从而让穴正对着摄像机,记录下这一切···阿秋只顾喘息,擦汗,根本像魂飞天外一样,只有不断喘息,喘息 

突然她感觉到精液流出来了,马上用手捂住了阴道,翻身起来去洗澡 

小弟站在门口看,看到她蹲在地上,不断的晃动屁股,阴道深处的精液和爱液也一点点的从粉穴中慢慢流出 

那一晚做了5次,一次戴套,四次不戴套内射,每次射在里面,每次舌头纠缠,每次看着阿秋微皱的双眉,娇喘连连,此夜如此难忘··· 

第二天一早,阿秋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睡觉,小弟早早起来,又拿起相机,细细拍摄下她的每一寸皮肤···然后边拍,边翻过她的身子,从背后又插入,抽插,冲刺,内射,这一切都记录在摄像机中···阿秋则是被操的不行了,眼睛都睁不开,只任由我摆弄着她的四肢,拍摄着她的胴体,蹂躏着她的蜜穴··· 

最后一次射在她体内,小弟爱抚的摸了摸她的肛门,她却一下子醒了:“不行,我不做那里的,太痛了,你的太大···” 

小弟笑了笑,心里说:“全身都被我高清拍摄了,我也不想插你屁眼儿了···”爱怜的亲了亲她,“去洗洗,你该回去了”··· 

又一次看她洗澡,擦拭,穿衣服···她笑着说:“大腿都被你插软了,站不住了,怎么办?” 

“那你回去好好休息一天,周末再来,我再帮你舒舒筋骨”··· 

小弟给了她50块钱,让她买点早点,早点回去多睡会,不禁有点内疚:“是不是插你插得太狠了?” 

阿秋说:“和你做,像和我男朋友一样,再累也值” 

阿秋说下次我可以直接找她,不用去店里,我随便看着给钱,这次收500是店里收,她也没办法 

小弟又有点小感动,点点头··· 

几周后,也没去找阿秋,而是到别处店里操了几个小屄,但是都没有阿秋那种浓厚的性爱感觉··· 

有天晚上12点多,阿秋突然发短信给我说心里难受,约我出去走走···小弟就拉着阿秋的手,在北京凌晨的空荡无人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一路上,阿秋给我讲了她的家乡,一个湖南的小城市···讲她喜欢吃的东西···讲她当年做服务员,挣的钱很少,可是很快乐····讲她那个留在家乡对她一往情深的小伙子··· 

我问她现在的生活她喜欢吗,她说,生活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趁年轻,多走走吧···如果遇到个好男人,没准能让她不做这个行当,就服侍他一个男人···如果找不到那样的男人,她就回家乡,她说,她坚信,那个男人会在那个小城市,永远等着她,等着出外打工的她回去··· 

那晚我们聊了很多,又一次,我觉得阿秋像是我的女朋友··· 

又过了两周,我考完试,要离开北京,走向小弟人生的下一步了··· 

告别阿秋是一个晚上,我们先做了两次,依依不舍道别···阿秋说她也要回去了,回去过年,可能就不回来了···我说我可能每年还能回来北京一趟,但是还会不会来这里,就不知道了···第二天起身,又做了一次···最后一次看着我的精液从她的穴里流出···却再没有当初拍摄下来的那种淫靡,留下来的,就是淡淡哀伤 

我想,真挚的人,不管到哪里,做什么,总是一样的受到大家的喜欢··· 

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可是,世事无绝对吧··· 

面对着一屋子莺莺燕燕,我却再也提不起精神来,鸡巴也异常乖巧,不为红颜所动,坐怀不乱···小弟一人出店来,随便吃了点东西,沿着上次和阿秋一起走过的街道,慢慢踱了两回··· 

那晚安静空荡的街道,如今熙熙攘攘,喧喧闹闹··· 

此时此刻,彼时彼刻,再次这样聚精会神的回想起阿秋,脑海中的,不再是她坚挺的乳房,翻覆的阴唇,粉嫩的小穴,流淌的精液和爱液,蚀骨销魂的娇喘,而只有她深深的眼眸··· 

有我们群狼,自然就有无数的小姐···她们大多出自乡村,小城市,奔走在全国各大城市,各个昏暗的亮着红灯的街道,一趟趟火车,长途车,一件件暴露年轻肉体的廉价衣物,一根根长短粗细弯直不同的阴茎,一个个南腔北调高矮胖瘦的男人···一群正值花样年纪的女人,为了营生奔走在光怪陆离的社会,想到这些,我还怎么说:婊子无情?人非草木···我想起阿秋和我自豪的说:她当服务员的时候,服务的质量得到了很多客人的好评···我却在心里想,有多少客人,是看着你的长腿丰乳,心里想把鸡巴顶进你的阴道,射满她? 

我想,很多狼友,胯下的女人都是上百了,那一百多个阴道,一百多对乳房,有多少是插过捏过还能在我们脑海中留下记忆的呢?我想,问题在我们对人是否真诚,人对我们是否真诚··· 

此后,每每挑小姐,找情人,我总是能想起阿秋,总是试着善待每个我身子下面的女人···以此怀念阿秋吧··· 

日后经常翻看当初和阿秋缠绵的时候拍下的视频,细细回想着,品味着这个有着浓浓女人味的女人,她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呢? 

也许她的阴道里,不断接纳着不同男人的精液···也许她的眼睛,总那么含情脉脉的看着插入她阴道的男人···也许她总是勾着每一个探进她身体的男人的脖子,娇喘连连···也许她让每个包夜的客人都把浓浓的精液射进她粉嫩的小穴里,然后蹲在地上,晃动着屁股,试图把这些肮脏的东西排出体内···也许她会不经意染病,不经意怀孕,发现挣来的钱都用来治病···也许她已经找到了一个能让她托付的男人,从而只是为了他一个人流出蜜液,打开双腿···也许···· 

我想,此刻,阿秋已经陪在那个一直等待她的老实男人身边了吧···这也许很大可能,不是阿秋的结局,但是,这是我最想看到的,阿秋的结局··· 

很多人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 很多人说:大头引导小头; 很多人说:了解一个女人,就要从阴道开始··· 

可是,总有那么些人,那么些事,至少能让我的鸡巴和脑袋一起沉默,一起安静,我想,是个反例吧··· 

过几天就又有机会回北京了,我还是会跑好远的路,回到那个郊区,看看“常青藤”还在不在,问问还有没有人记得阿秋··· 

以此文纪念陪我度过那段日子的阿秋,祝诸事顺遂,一切安好··· 

【完】